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ng.lao 的博客

碧空云风吹柳丝染绿,荷塘中出淤泥而不染,

 
 
 

日志

 
 

父恩重如山  

2018-06-16 17:07:30|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恩重如山

——父亲节忆述父亲养育之恩片断

 

饥肠辘辘,方知半块红薯可充饥,寒风刺骨,多么盼有一堵挡风墙。想起了父亲的大恩,何止是“半块红薯”“一堵墙”?

我家系前母去世后续继母,我乃后母所生的第5个孩子,7岁记事时,只知前母留下的3个姐姐都已嫁人,可当我最小的弟弟不满周岁,亲母又病故,撇下了我们8个兄弟姐妹,可怜这一小群娃子,大的不过167岁,小的正嗷嗷待哺。“屋漏偏逢连阴雨”。不久日寇又侵占我们小城,房舍被拆,倾家荡产,全家逃亡乡下。可想这个家该如何维持而不破碎?困苦日子又怎样地度过?

然而,靠的就是父亲这座山!本来“母爱”“父恩”可共担,但母早逝,全落在了父亲一人肩膀上。真是熬干了心血,倾尽了穷方苦法,度过了重重难关,“苟延残喘”地留住了这个残破的家,大大小小闯过了生死关,迎来了国家和时势的好转,我们家和全国亿万家户一样,一步步地向前发展。只可惜,父亲在该享阖家乐、进入古稀之年不久即溘然离世,怎不让人惋惜、心疼!?

父亲病逝时我24岁,已参加革命7年。就是说,和父亲相处、包括在外不一起生活在内,留有印象的共17个年头,因此,对这段的“父恩”,是基本熟知的,说来令人胆颤心寒。比如忍疼将幼婴小弟送给二伯母家收养,至少保住了小生命;流浪乡间,无数次地祈求亲戚朋友借居陋房安身,有的以给房主当佣人作代价;为了活命的这张嘴,虽有几亩薄地亲戚代种,但人口多不够吃,除不断地以糠皮、树叶充饥,跪地借粮是常事。仍难维持时,父亲将一家人分离三伙,由姥姥和姑母两家抚养,人人骨瘦如柴,破衣烂衫,惨状目不忍睹。记得我们几个小的,曾因吃糠大便干结,疼得哭叫,父亲用菜刀削一小木棍,流着泪给抠挖肛门;常年不见油水,几乎全家人患上了“夜盲症”,太阳一落,都靠摸索活动……但日寇占据期间,只要稍有稳定和条件,父亲还不忘让我们求学。如我刚10岁,就送我去60里外的根据地住校上学,当然管吃不挨饿也是原因。再是哥哥和姐姐的婚姻,也是父亲寻找机会和托人帮忙简朴操办的,何况乡下人当时都这样。

日本投降这里成根据地后,父亲观察形势,因势利导决策了家中的“大事”,使我们家逐步有了起色,事实证明也是大的恩惠。如最早让二哥参加教师招收培训,先是分配教学,后调至政府,直至进入县处级领导岗位,是名副其实的“革命干部”。家中其他成员,让大哥先入农救会参加“支前”,后直接当上了公办学校教师和领导职务。四姐出嫁,五姐参加识字班,做军鞋、磨军粮、为伤病员服务等,不愧“红姑娘”。我和弟弟当儿童团后,我刚16岁,父亲就举荐担任识字班教员,他亲自在窗外听我上课。17岁又送我参加了后方的革命工作,历经战争和建设年代锻炼成长,如今也成了一名“老党员”“老干部”。弟弟也一度是县乡金融工作人员,颇有些名声。加之这时“土改”分到了土地和房屋,有了条件,又与人合伙开过造纸作坊,购置袜机织袜搞加工和销售,生活得以提高。就连年逾花甲的父亲自己,也因参加和倡导“纸业公会”等,得到了当地政府的支持与赞扬。

以上虽是表面看得见的行动,是显示了父亲的能力与功绩,但全家得到生存与发展,我们无比钦佩,自然应视为大恩。前几年,我写了《父亲的才艺》和《父亲教我自立》两篇文章,都已编入本人拙作,第二篇还在临沂某报发表。此两篇看似是说的父亲的突出才华、表现和影响,细琢磨,这既是父亲人品、人文的自我体现,也是他在社会上赢得成功的秘诀。所以,我感到父亲给我们子女的恩惠,除上述的那些实惠,他日常中的一言一行,潜移默化地指导、教育、帮助和改变着我们的观念,使我们学会做人,并在正确的人生观指引下,走正道,说正话、做正事,不断学习,永攀高峰,为党和国家做出贡献,并传承后代,永葆小家庭健康和谐,生生不息,才是最最大的受益,无以报答的恩德呢!

本人不敢说大话,但敢于自尊为“真正的人”,而且是父亲“恩”赐的精神和力量武装起来的!父亲曾引证的《论语》《孟子》《诗经》“诗词”《三字经》《二十四孝》《古文观止》《三国》《水浒》等等名著中的名言、铭言、名句、名诗及俗语有多少啊?又“唠叨”了多少遍?天长日久,总能熏染和沁入大脑,实施于日常。诸如“吾日三省吾身”啦,“养不教,父之过”啦,“鞠躬尽力,死而后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啦:甚至“心急喝不得热粘粥”土语等等,大家肯定背诵得更多,为省篇幅不再赘述。对《水浒》,父亲只让我读前70回,原由不必解释。他习惯称作的《朱子家训》,曾命令式地逼我背熟。写信要我符合《尺牍》规范。他辅导我《后出师表》流出了眼泪;他能背诵金圣叹批《水浒》的不少批语,等等等等。总之,我在这80多年的生涯中,流露于我口中的此类言语,只等于父亲所言的冰山一角。比如可算作最最小事的“用物归原”“食不言,寝不语”等他都不放过,有的过年写成春联贴在屋里,所以我颇为自然地挂在了嘴上。他所说所做的如敬老、爱幼、育人、管教及交友、治家等等这许多方面,既全面又让我赞佩,故而自觉仿效。所以前几年社会上曾广议《家风》,我赶时髦地通过回忆、总结家庭的实践,重新归纳成24个字、12个方面的《家风》,付诸家族及后代实施;相继省委又开展《官德》《家风》《人品》征文活动,我也积极应征,写出了相应内容的征文。所有这些,我都先发在了自己的博客上,得到了较为热烈的评论和赞扬。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这都是父亲教导我的“翻版”。

父亲离开我们60多年了,他的修养、风范和恩德,留给了我们,是最宝贵的无形财富,受益无穷,自感歉疚无以报答,那么就借今日的“父亲节”,草书此文表达愚儿之微薄心意吧!

(写于2018年“父亲节”前夕)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