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ng.lao 的博客

碧空云风吹柳丝染绿,荷塘中出淤泥而不染,

 
 
 

日志

 
 

广电报引来的一则传奇故事  

2018-04-01 18:07:49|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电报引来的一则传奇故事

 

那是1997年的金秋季节,我66周岁时,孩子们又在饭店给我过生日了。是心情的兴致,更是对女儿——我只有3个女儿,没有儿子的感受,事先写了篇小文章,叫《有女儿是福》,罗列了普遍意义上的“女儿”,孝敬父母心细、熨帖、无微不至等天性与美德表现,作为对孩子们庆贺的致答文。现场读后,获热烈鼓掌。过后,也没琢磨这标题提法当不当,修改了一下,便投寄到《临沂广播电视报》去了——这是我甚为喜爱、觉得贴近平民百姓,专登一些日常生活中生动小花絮的小报纸,何况自己曾在这里发表过诸如《搬家》《头发的故事》《扫把大嫂》和《小小赠言册》等一小批征文、获奖或得到鼓励的稿件。

时不久,一封来自本市义堂镇代庄村的书信寄给了我,写信的是一位叫凌光明的姑娘,她是从报社打听到我住址的。

她在信中说农村重男轻女的旧思想仍很严重,光有闺女没有儿不算是“家”,受歧视,所以有的花钱买个儿。她家姐妹6个没有男孩,父母就像犯了什么错误一样,有压力,没精神,才给她起了个“自壮胆”的男儿名字,叫“光明”。说读了我的文章,“首次感觉到做女儿的荣耀,摆脱了做女儿的自卑。”她还说“作为女儿,最期盼的是父母的笑脸和健康,父母给予了我们生命,抚养长大成人,还每时每刻牵挂着,我们怎能不予报答呢。”她的结论是:有女儿是福,有好父母更是福!说我是无重男轻女思想的好父亲。我由此断定她起码是一位孝女,她的观念和此举启发我写了一篇小散文《有谁都是福》,应她要求,我给她回了一封信,除附此文,还将我发表过的几篇有关亲情的文章复印件及我家只有女儿没有男孩等状况,寄发和告诉了她。

过了几天,她又来了一封信,除要和我做“笔友”、称我“老师”,更宠了我一通。同时还说了她未考进大学和对文学的爱好等。后来,多次给我电话问候和交流。特别有一次还非常热情地带着礼物,骑车几十里,找到我家来看望我。她那时20岁左右,可能是高中的学生或初探于社会,反正没什么职业。

此后,她说要去外地“见见世面”和“闯荡”一下,联系少了,只告诉我她改名字了,是受到我的鼓励,改回女性名字叫“凌潇”。

又过了一段时间后,我出版了一本散文集《如诗岁月》,其中在《有谁都是福》那篇小文后面,我特意将她的两封信附上,还加了《笔者附言》。书册印出后寄给了她,但无反应,从此失掉了联系,至后来重新取得联系时,已整整过去了15年。

时光匆匆来到了2015年,在这年春节前夕的一个晚上,我从手机上忽然接了这样一个电话。对方系女声:“我是小凌啊,是义堂的小凌,听见了吧?”她因说出了地名,我马上就知道了。随答:“

你是凌潇啊,知道了,你现在哪里啊?”“啊,还记得我新改名字啊,你好棒!我现在在日本!”她立即回答。是我惊奇,便又核实了一遍。可她去日本了,又怎知我手机号码的呢?正要询问,信号突然中断,是太遥远了。我高声急喊了一句:“有网络吗?”也不知她听没听见……

没过两天,她通过国内的一位朋友,给我发来她的QQ号了,这同时,我也回忆起多少年前我和她结交笔友的故事来了。觉得那只不过是偶然中的忘年交文友,仅见过一次面,失掉联系这么多年,她却还想到我,而且漂洋过海多方寻觅信息与我取得联络,把我感动出了两眼的泪水。

QQ开通后,才知道当时没有手机,她一直保存着我的座机号码。而我搬过几次家,号码也改换过多次,她千方百计终于从我一个外孙的电话里拐弯抹角找到了我。

开通QQ那天是个晚上,虽是文字聊,但都像见面那样亲切和激动——15年失联、17年没见面了啊。我们都迫不及待地询谈这些年的变化和关注的琐事。当我说已80多岁时,她说也已38岁了。没用我问,她告诉我已结婚10年了,夫君是日本人——哦!久居日本才是失联的根本原因呢!我一楞,怎是日本人?但没好意思问下去。我们更多的是回忆当时交友的那些情节,都觉得很有意思。她说她那时还是学生,各方面都很天真,问我不会介意吧。说到写作时,她说还喜欢音乐。我说我也爱唱歌,她就说:有机会咱一起去KPKPK热聊中,我们还互相发了几张照片。我看到小凌那头发、那衣服,无论穿戴与打扮比前可是洋务多了,特别潇洒!我说这姑娘出国并定居,尤其是女子,称她为有胆有识,当之无愧……时间特快,气氛犹浓,不知已过了几小时,并非疲惫,而是她一表示意思,我即理解,她们事业在身,与我退休闲人不同。随按她所说有了QQ,随时可聊、可留言,我还发给了她我的博客。我们才互道晚安后各自下线。

     15年失联的话语,几小时焉能述尽?况且还一些朋友间应知晓的话题,其中更包括何时回国回乡我们好见面呢。就这初聊,尤其这富有传奇色彩的经历,我就按捺不住了,快写了出来,并配一首诗歌及照片发在了博客上!诗曰:

 十八年前天真女,小报之缘忘年情。

世俗见解堪现代,文学才识具水平。

年少心怀抱负热,岁增必显大志宏。

终闯异国从职业,樱花树下舞东风。

(注:她发给我的一张照片是在樱花树下翩翩起舞。)

很快,《山东广播电视报》及几个文学网站,也以《我与一位笔友姑娘的传奇故事》为题,先后发表。

从此,我与小凌虽说转入正常网聊,而且她又是在异国他乡,但频率、内容未减,后改用微信犹显热烈,其中渴望重逢,乃共同话题。小凌原本打算取得联系那年(2015年)秋天回家看望的,我也说了到时请她吃饭,后却告知,回国计划因故取消,之后一拖两年。所以,20173月小凌来到与我握手的第一句话是:“啊,20年了啊……”我立即补充:“是啊,相识20年,相别18年啊!”

在一个春光明媚、柳枝吐绿的上午,小凌和她在国内的知己好友邢平平女士,两人手拎高雅礼物,小邢还带来她的小女宝宝,来到我家。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啊,我和小凌恢复联系后,那个国内转告我QQ号的、在我通讯录中记为“小凌朋友”的就是她呀——和小凌一样热情、美丽和开朗,年龄还更年轻些!

老伴不在家,我和女儿予以接待。一个相别18年,一个初次见面,却都如同“熟客”,更不顾及年龄差距,很快溶入欢快气氛之中了。

当我把已准备好且题字签名的几册散文近作赠递至她俩的手中,还又找出载有我和小凌忘年交机缘小文章一并展阅时,看来小邢文才也佳,都喜欢读书,话语如波浪般声情并茂。她俩夸赞我年老,文笔不减,文风依旧,我自愧总还受鼓舞。当面畅聊无拘束,我们涉及的话题真够广泛。除了家乡变化、国外风情,以及她读我文章的感受、改名字、闯社会、交朋友,直至选偶婚配外,我小时候读的日本语会话书册,我女儿旅游日本等也交流趣谈了。小凌没忘记快将手机装在自拍架上,我们一起自拍影像了,连同各自单独拍的可真不少。

小凌这次回国探家,要借清明节为近年去世的父亲、大姐和远祖亲临扫墓,好友小邢以自家开设的“墨玉粉泡浴”,给她调理保健身体,不久将返回日本,所以我们这次重逢见面,很有意义,也是难得的一种缘分。小凌还别出心裁地看我不只写书、玩电脑微信特有精神,故将我手机装上了“全民K歌”软件和《K歌知音榜》,教我唱歌或听她唱歌 ……

真是光阴如闪电,从未想到,新、老忘年交且系异性朋友,见个面、问候及畅谈,竟然如此热烈地持续了几个小时后,去饭店酌饮就餐,以便结束小聚时,仍充满了那种真挚亲切的浓浓气氛,祝福配以拍照,关爱衬托情谊,又一举相伴了两个多小时呢……

(“我与《临沂广播电视报》的故事”征文  写于201841日)

        广电报引来的一则传奇故事 - 凌云志 - song.lao 的博客

 广电报引来的一则传奇故事 - 凌云志 - song.lao 的博客

 广电报引来的一则传奇故事 - 凌云志 - song.lao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