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ng.lao 的博客

此时枫叶还绿,最终红于二月花。

 
 
 

日志

 
 

网上访博友的感慨  

2017-08-25 16:48:23|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上访博友的感慨

 10年前“与时俱进”,在网易站开设了博客,颇为顺利地“耕耘”了不到两年,因受阻——亦说账号被盗,哪管已达22个等级,积分多少,以及其他所获成果?重新注册另开张,便是如今这个博客,不觉又已度过了近8年的时光。单说博友一项,至此累计已达450名,而且全系朋友赏识而热情提出加入的。虽然只在网络上以文字形式“见面”和交流,但总感到是一种新型的情谊和特殊的温暖,有的确也倾注了感情。对此,即使不叫报答,是否也应加深下感情啊?尤其需要知晓朋友的近况。想到这里,将计就计,立即打开了“博友”一栏,逐一按次序粗略进行了浏览,主要看近期其博客的开展和活动情况,诸如发博文、互访和点评等是否正常。时间关系,有点像“抽样”那样,一气察访了300名博友,方知阵容和活力皆有较大变化,但仍不乏尊师贵友在主导着这块园地,使之繁茂兴盛,让我感慨不已。

按照“抽样”推算,与我继续保持交流和联络的“博友”,预计已减少到不足300名了。原因有二:一是从表面看,早于3~6年前因故自动放弃或叫做“停办”,实际其中多数系图一时的兴趣或“赶时髦”而注册的博客,持续一段时间后,或缺乏毅力,或吃不得苦——须知博客如同报刊,至少不间断地发、读(他人)博文并交流,结果未能做到。二是因发表(或转发)的内容,有违网站《规范》和过分“黄色”的文字,被网管注以“设置了访问权限,暂时不能查看”的警告,予以封停。上述减少的大约150名博友,并非除名,其博客仍保留于网络内,所以我称它“阵容的变化”,此类原由当属正常。所谓“活力”,是指保持联络的300名博友中,有的行动和表现甚为被动,交往不够敏锐和及时。其实本人也有此差距,故不予评责,只顺便提及。

上述情况——何况只占极少数,并未、也不可能削弱博客旺盛的生命力,所以仍然有为数相当多的博友——自然多是水平及造诣高深的师长们,一如既往地、以文字“高产”和正能量内涵并较高级别的优势做出表率,也有的以谦虚与尊重的姿态频频交流心得体会,还伴以鼓励和问候,让俺在受益之余心下感动不已。

如吉林长春市的“行路人”,我称他是“一路汗水一车诗”的大货司机诗人,他的诗首先誉满博客,相继已出版。由于来自“跑遍全国”实践的灵感,文笔朴实生动,读来如酌甘醇,我们互相欣赏、点评,最后还交流了作品。文字的机缘加上忘年之交,博友有如挚友。河南郑州的“天下老头”博客,他小我几岁,我们兄弟相称。他的博文原创加转发,内容广泛,多多益善,他对我虽系语言表达的关爱,但让我心窝老是热乎乎的,多么想喊一声“好弟弟”啊!澳门的“山居隐士”,正值不惑之年,从同意加他为博友之时,我即十分欣赏其爱国热情,几篇不忘国耻,赞颂祖国建设伟业和军队的文章,写出了游子的感情——我的博友是经过检验其观点而确定加入的啊。上海浦东的“乐观家园”,我们是多年的老博友,他也是我的老师,他的《原创纪实文学》,以诗歌体裁为主,紧跟时势,无论国事家事,都充满深厚的感情,读后受鼓舞,受教育,可惜我的水平所限,领会不足,更谈不到点评。故常流露出“为有这位博友感到自豪”。数位女性博友,如内蒙的“花好月圆”、辽宁大连的“玛丽娅”、黑龙江佳木斯的“白露为霜”、甘肃的“天秀”、山东淄博的“百合”、四川广元的“风姿犹存”及北京的“军鸽英子”等等,她们的博客,装饰优雅纷呈,文字里是满满的正能量。分别以文艺、文学、书画、亲情、育人和健康的题材,向网友散发着欢乐、知识和做人的论述。其中一位作家,为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采写了一大批抗日战争中巾帼英雄的作品和录像资料,得到了当地党政和全社会的称赞,其博客之名声可见一斑。

篇幅所限,下面这些博友的博客,他们主题内涵各异,形式和风格各有特点,其中不少的是我早期的伙伴和搭档,3年、5年、78年,一直坚持有质有量地做下去,获得了网管及圈子们的好评,这里就不做具体介绍了,只披露部分昵称吧:比如有安徽的“黄山松”、湖北的“土雷沟”、重庆的“逍遥居”、北京朝阳的“奥林驿站”、山东临沂的“临沂剑客”、河北廊坊的“蓬林、”山西长治的“随缘”、北京海淀区的“松柏长青”、天津的“沈芃”、辽宁丹东的“岐河”、辽宁沈阳的“东北雄鹰”、河北唐山的“石大胜”、四川的刘晋夫、陕西西安的“金石锋光”、山东烟台的“雨霖”、湖北荆州的“jianlao”、福建的“山人”、广西的“缠恋夕阳”、山东济南的“中条山人画家”、上海的“山里百合(女画家)”和“平凡”等等。

可以说,我这个挤进现代网络文化园地,有点滥竽充数的耄耋老人,能够包括失败后重新站起来,坚持10年耕耘基本不动摇、不懈怠,且小有成果,是与上述所有的博友,特别是高才老师们,传、帮和教导分不开的。除此,更有许多非“博友”的访客,非常热情地不断踏入贫园浏览,留下了一串串感我肺腑、暖我心窝的亲昵语言:“爷爷您好,我想您了”“我们何时能有机会见面啊”“您总是有那么多心声向我们娓娓道来,您的心里装着大家呀”“几年相识未相见,相知相熟·在何时”“加我微信吧,渴盼多时了,我号码是……”我流着泪写到这里,愿向大家鞠一致谢之躬!心里又多么希望非“博友”的访客,早日成为我亲密的博友……

                   (写于2017824日)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