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ng.lao 的博客

此时枫叶还绿,最终红于二月花。

 
 
 

日志

 
 

清明到来怀念五姐  

2017-03-26 17:16:38|  分类: 感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到来怀念五姐

五姐是俺兄弟姐妹中紧挨我的姐姐,只大我两岁,可以说俺俩就像庄稼棵那样齐刷长大的。但因我17岁就参加革命离家,数年后她也出嫁了,所以我能记忆的在一起生活的时间只有12年左右,其中还包括我两次在外地住校上学约3年。除此,就是探亲名义的见面了,加之我在近百公里之遥的临沂,离休前几年难见一次,离休后才有机会多次见面,但每次不过几天。所以,总感到亲姐弟相处时间太少了。尤其最后一次——2012年底的见面,两人回忆起了在家时的一些有浓厚兴趣的往事,谈得津津有味,但时间不允许,急待返回,准备下次再细谈,没想到这次成诀别,意愿成泡影,让我遗憾不已……

五姐是好人中的好人,是家教和环境造就她的。家教即父亲的正统观念,虽非“三从四德”,但绝不超越“规矩”半分;环境即因母亲早逝,从小在旧时嫂子手下,后在婆家的“严婆母”的面前,有话必听,有令必行,完全遵从他人意旨,自己不习惯、也不敢行使主权。我说的她“好”,可概括为:甘愿承受无论多大的艰难、痛苦和委屈,把舒适、幸福和好处全让给别人,而且无一句怨言。这是我从小和她一起体验到的,后来观察仍然没有改变。

其实,五姐之“好”,在我身上体现的并不太多,那是因为我们下面除被伯父母抱去最小的一个弟弟外,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母亲去世时他俩分别是5岁和两岁,我是7岁,五姐和四姐分别是9岁和13岁;在上面只有两个哥哥,前母留下的女儿都已出嫁——我们是继母所生。本来都属于应照料的孩子,可谁能来照顾?如此残酷的状况,只能是女孩们“大管小”了。再说随年龄增长,四姐总得嫁出去,五姐当然主要照料小的,我是在空档里。但是五姐对我的关爱与照顾,我仍心感温暖——公平地说,五姐对父亲及全家人的付出更多。

开始上学及之前虽无记忆,但推理也会推出四姐和五姐对我生活的管照。我不知是父亲的“重男轻女”还是确实脱离不开,四姐和五姐都没能上学,我和弟弟却皆按时入校,除战争影响从未间断。在附近小学还好说,上高小时是外地,需带饭住校。我看到的是每周六回家——因四姐不久出嫁,娶进一个嫂子需照管全家。是五姐为主给俺换洗、缝补衣服鞋袜,推磨烙煎饼,弄咸菜,再给包装好,交代一番诸如煎饼若长霉就要晾开等事项,还送到路上。那几年可巧我发过疟疾,和弟弟都长过疥疮,还曾因缺营养,连五姐都得过“雀盲”症,可把五姐累坏了,晚上是她摸索着伺候我和弟弟睡觉的。本是少女,可穿戴太破,一脸劳累相,自己照照镜子,怕羞不愿出门。

直到我十四五六岁——都长了岁数,情况才有所好转。我和弟弟都下学也能干活,和亲戚家合开了个制烧纸的作坊,生活好些了。尤其家乡解放了,五姐参加了识字班,我是儿童团,后又当识字班教员。这时我看见的五姐,至少在识字班中是佼佼者。也许我们是书香门第有关,她识字比别人学的快认得多,她学的歌曲和秧歌也好于别人,但她较虚荣,不愿出头露面。在这里我记起了两个小情节:一是好像她准备学着做嫁妆类的物件,曾叫我给写个枕头“顶子”,即枕头两头的画面,她好用花线绣出来,我不懂、不知写什么,更觉得写的不好。她说我能行,一头写“花开富贵”,一头写“竹报平安”。当时我就惊喜:谁敢说我五姐不识字?再是她结婚不几年,有次是正月,我在莒县工作回家看家时,也去看望四姐和五姐,我在五姐家发现门上贴的对联就像小学生写的,绝不是姐夫写的,忘记问没问了,但我相信就是五姐写的,还不就是姐夫有意承兴趣让五姐“出名”,他给予指导甚至手把手教写的?天天和自己在一起的亲人都感觉不到,其实那时五姐还是很漂亮的姑娘呢——是原在家的邻居、后随丈夫来临沂、曾和我同住一个宿舍区,我喊她李老嫂子说的。她说:“你五姐那时在咱那一块是长的最俊的,都夸她……”这也使我想起了一个其父亲是沂水城里的知名人士,叫郑作恒,在外地当县长抗日时牺牲、大我两岁的同学,曾让我与父亲说说他要与五姐做亲——还不就是有人知道五姐长的好,有意推荐?因为社会公认,一般人攀不上他。我以为是胡乱说,或是欺负我的,没和别人说过,几次把他顶了回去,他后来是在济南工作,50年代时回来,我们老同学又欢聚过,但没再提过那件事。

大约是1946年,后面几个村住进了一个八路军九师的医院,附近村挑选了一部分识字班去给伤号洗衣服、洗绷带等搞服务,五姐被选去。她很积极,早去晚归,都夸她干的好。医院每天管一顿饭,她领回的饭若有面食的总不舍得吃,带回来给我和小弟小妹吃。这时我终究算大人了,自己穿戴不太注意,都是五姐帮我打扮的,就是衣服有补丁她也给弄的很板正、不难看。我当识字班教员时,曾去区上受训一星期,她看我脚穿的是草鞋垫子,便赶快给我做了一双新鞋,衣服也给洗了。那时家里推磨、推碾是常事,五姐说绝对不让我去街上推碾,因为我当老师了。在家推磨,嫂子是小脚,她便和小妹妹推,也不叫我推,我真的心里难受过。

姐妹的婚事我当然不问,但我知道五姐和小妹都是四姐筹划经父亲同意的——同嫁在一个村。因为四姐最清楚她俩妹妹的情况了,家里穷怕人耻笑,人老实怕受危难,在一个村守着面会好些也放心;也等于给五姐减少了压力。说到五姐照料小妹的事,可以说从小到老她和四姐都操碎了心。小妹不仅年龄小,某些原因造成她有点智障,离了亲人难说会怎么样。事实也说明四姐考虑的对:最让人不放心的小妹,现已83岁,有子女,还都不错,她尚健在。连同四姐、五姐,算不上高寿,也都曾享年至耄耋,除可能的遗传基因,就是相互关爱照顾的结果,也许有俗称的“好人长寿”的因素。

直到90年代前半期我离休后,包括五姐在内,我们亲兄弟姐妹才有机会分别互相团聚过几次,五姐也曾去过临沂我家,与孩子们亲热见面。特别有一次,我和五姐,以及大哥二哥和姐夫,一起去逛的东岭的公园,五姐还指着大塔说:这不是早先的那个,是才新修建的。我和她说,原来那个我都去过,还记得。她很高兴,走路也有劲了。那次回到家,连四姐小妹等照了不少照片。好像我们还一块去三姐家玩过,不管到哪里、到谁家都非常亲近,不想离开。

还是因为我和五姐年龄相近,她也确实记忆力好,头脑聪慧。2007年那次去看她,她虚岁已80岁了,俺俩回忆起了她们识字班唱的歌,虽然大多是我教唱的,可我只记得了两三首,她却一气唱出了六首,特别是《打走鬼子多么好》《老嫲嫲今年五十八》《张三娶了个女娇娇》和《放脚歌》,我一听激动得流出了泪水,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热火朝天的革命根据地。我将此写成了一篇《八旬姐姐献老歌》博文,后编入《博客岁月》书册。还一次说到了那时识字班队长是谁,叫什么名字;一个家在东头姓张的识字班,扭秧歌多么俏,她说人家长的也好看。五姐住院时我去看她,我还专门问了鬼子扫荡,都跑到小官庄,许多孩子在一个屋里乱喳喳,被鬼子听到砸开了门,四姐身子高些,鬼子想拉她够不到,用枪托子打她的头流出了血的那次,五姐说她藏在夹道的一些破烂东西后面,鬼子没发现…..这个情节,写在了我的一篇《遭鬼子践踏的童年》文章里,后在市里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征文时被选用,载入《我的抗战》专题文集。还有这么一次,一直没捞着和五姐说过。是刚解放沂水城不久,莒县的鬼子来扫荡,这天晚上都跑到沂河南岸,趴在一片豆地里,有好几个骑马的鬼子,眼看就跑到了俺的身边,我吓得就要咋呼出声,五姐一手捂在了我的嘴上,细声地说:好兄弟,千万别吱声,接着把脸贴在了我的腮帮上,鬼子嗷嗷地喊着过去了,那次若被鬼子发现,俺十几个人都活不成。以后连父亲和村里的人都说是最危险的一次。

五姐已离开我们4年多了,我一想到她眼里就噙满泪水。不光是亲情的话没说完,她那对亲人的爱心,我时时不忘。有一次,孩子们对我说:“俺五姑对你真亲真疼啊,都这么大年纪了,又什么都不缺,她还专门给你留着你最喜欢吃的绿豆、小米和花生米……”是说那次去看她临走时,她从床头被子底下拿出了早准备好的一个布包给我,还说“没好东西,可你爱喝小米绿豆稀饭啊。”其实这样的事还多呢。困难时,姐夫来临沂,给我捎过猪肉、黄豆等好几次。近些年我每次来,都给拾掇上很多蔬菜和稀缺的物品。特别让我感动的是,几年前,我曾说到过咱这里包粽子用菠萝叶,有特殊的香美味道,临沂没有。五姐就交代孩子,每逢端午节前,专门买了给我捎去,甚至连糯米、大枣都一起准备好捎给我。一连好几年了,她病故后孩子还这样做,我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光想流泪。对照我对五姐关心却差得远。多少年前,我还在沂水城工作时,有一次我自己买大红花被面时也给五姐买了一床,我早忘记了,她还和我说过好几次,说我对她好。我真想再向五姐做出奉献,报答她对我的厚爱,现在已成空想了。那么,就在今年清明节到来的时候,以这篇文章,表达我的心意吧!亲爱的五姐,我祈祷您安息天堂!

               写于2017年清明节前夕)

清明到来怀念五姐 - 凌云志 - song.lao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