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ng.lao 的博客

此时枫叶还绿,最终红于二月花。

 
 
 

日志

 
 

关键时刻的共产党员  

2016-06-22 18:40:14|  分类: 忆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键时刻的共产党员

——回忆1957年沂河抗洪片断

 

1957年夏季,因上游连降暴雨,临沂沂河发生的特大洪水,以及全城总动员,暂时“三停”(机关停止办公、工厂停止生产、学校停止上课),全力投入抗洪筑堤斗争,保住临沂城安全的壮举,已过去了59年,年龄大些的人都历历在目,每谈及都感叹地说:那次要不是党和政府领导和那样拼命干,临沂城早成水底“龙宫”了。

我那时在临沂专署工业局工作,直接参加了这次抗洪斗争,对当时洪灾形势和那动人的抗洪场面,一直深印脑海。因而在离退后,写了一篇回忆叙事散文,题目是《难忘抗洪前线一昼夜》,后纳入《如诗岁月》(散文集)拙著出版。

今天,在纪念中国共产党建立95周年的时候,通过回忆,觉得那次抗洪,也是一次严峻的斗争考验,许多党员发扬了不怕牺牲的精神,很值得一书。故此,参照上篇中的片断情节,从党员表现这个角度作一叙述,为这个光辉的日子,添上一点砖瓦碎片。

当时,按照指挥部统一部署,我们组成了除年老和妇女之外、占全局人员多半的30余人的抗洪队伍,备齐铁锨、抬筐等工具,于早5点——因情况危机,提前2小时出发,开赴河堤。

这天正下小雨,浑黄如泥汤般的水,夹带着大量漂浮物,涨慢整个河床,咆哮而下,对岸只看到露出的树枝叶。眼前的河水,已接近河堤,矮处几乎与河水相平,幸亏风小无浪,只向河堤冲荡着。指挥部命令:按照分配的任务筑堤挡水,确保万无一失,在谁的范围内出问题,首先撤职查办领导。我们抗洪队的领导,是以副局长、党支部书记L为主,我为副,因我是秘书科长,兼党支部委员、团支部书记等较多职务。

我对这次抗洪让我负责,虽为副,但我知晓领导的意图:任务艰巨,必须确保完成,我有号召力的优势。比如这30多名抗洪队员中,至少20名是团员和非团员,那还不是我的手下兵?即使其余的包括党员,我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也较高;年龄26岁,身体也健康。所以客观现实决定了我是突出的带头和骨干人物,况且自己是党员,义无反顾。

河堤上,人山人海望不到边,小雨催快了筑堤的步伐。我们两边,分别是商业局和食品公司,大家打了个招呼就暗暗地展开了“竞赛”。本来是挖土、抬筐运、修堤坝,可平地的土已成泥,只能寻找高处的土,加之路滑、土重、人拥挤,行动艰难,多少筐土才筑高几厘米,用脚踏代夯后又减低了一半。对此强度的劳动,大家都采取了干一大段时间,互相换活时,借机休息一会。但情绪高涨,无一人喊累或逃脱。我最清楚,青年要求入团的、团员要求入党的,这不正是表现机会吗——不是我吹气,我们单位早就形成了这种气氛!党员则以自豪为荣,所以任务再重,不在话下。也幸好由我安排的馒头、咸鸭蛋尽吃的早饭和大桶的开水,及时送了过来。

饭食作用,早饭后如虎添翼,毕竟多数人年轻气盛,干得红火,甚至自编号子喊着,如什么“拼命干啊,战洪水”“老天爷啊,快下跪”,激起阵阵欢笑。此时,上空有省领导视察的直升机盘旋,地专领导巡回河堤检查,指挥部频频召集会,掌握和监督工程。整个上午处于“战斗激烈”状态,堤坝明显升高。我们单位因宽度保持好、夯得实,得到了指挥部的表扬。但同志们分析后都说:也幸亏老天爷没下大雨,否则难说水不漫堤。中午饭还是我安排的,猪肉馅的大蒸包,大家吃得很满足。

下午明显地不如上午劲足了,尽管饭后多休息了些时间,还是看得出腰臂乏力、腿脚迟缓,不时地有哀叹声。这是很自然的,因为年龄再轻,身体再好,但终究未经锻炼,突干如此重活,不说累倒,确难适应。到吃晚饭时,大堤虽已高出了水面许多,但距指挥部提出的最低要超过水面40厘米的要求,还差不少。要知道,每超1厘米,需多少抬筐的土啊?虽说大头过去了,可任务还相当艰巨,如果不下大雨——眼前却阴云夹带着毛毛小雨,再加大力度地拼干一段,午夜零点有望完成任务。此时透过大堤的闪烁灯光,仍看出一派酷烈鏖战的壮观景象,也许有的已完成任务,但均需验收后方可撤回。

我们商量召开了一次冲刺鼓劲会,在现场,L领导和我再次作动员,把“向党交答卷”、“争取火线入党”这些政治措辞都用上了,也有“不获胜不下堤”的决心,我还振臂先喊 “同志们敢拼吗”?硬让大家回答了“敢拼!”二字。可想这最后的冲刺该是何等的壮烈!不少的干脆扔掉雨具,脱掉上衣,光着膀子干;鞋子被泥踹坏的还是赤着脚;手掌涂红汞的是水泡又被磨破;每人的肩膀都已红肿。我自觉只是“嘴硬”了,身体有不支之感,因为从一开始,就以骨干为己任,挑重活,少换班,替弱者多干,乃自愿所为,无可非议。几个年龄大些的同志开玩笑地说:牛在快耕完地时、驴在快拉完磨时,都自动加快脚步飞跑,我们怎么也和牛驴一样啊?引起一阵哄笑。就这样连续几个小时的拼搏,到接近12点,基本完成,只等待如何收场和撤回了,大家的脸上才真正露出了笑容。是啊,从集合到今,整整20个小时,关系全城安全的抗洪任务胜利完成,该撤回休息了。L副局长除表扬和鼓励外,派人请指挥部进行验收,我告知了大家,具有慰劳意义的“胜利饭”已准备好,统一回单位吃。大家再次表现了无比的喜悦和欣慰,啊,不过半个小时就可回家了……

恰在这时,指挥部紧急通知,下游不远处的大、小埠东一带,河堤决口,情况十分危急,急需组成“敢死队”前往抢救。我们单位分配3人,要求年轻力壮,会凫水,最好是党团员。这突如其来的情况,犹如泼了一瓢冷水,大家脸上的兴致立时消失。我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好像这才是考验,马上到领导面前严肃地说:我是第一个!接着有几个青年凑过来“我去!”“我去!”后面也有人报名。我看后,主动当L副局长面,指定了两个同志,他信任地表示同意。一个是很追随我、又同年龄的党员S,再一个是正迫切要求入团的Y,我们每人拿了两个馒头,紧随队伍小跑步地前去了。

那是大堤外的一段小堤坝,黑夜没电灯也能看见被冲垮了一个不小的决口,湍急的洪水直冲向村边,一片汪洋,部分群众弄来一些门板、木棒和芦苇等堵挡,早被冲去,正束手无策。我们接头商定,放弃此举,赶去村里转移群众。我们共60余人,和他们统一分散行动。按地势只有北边树林的沙丘高些,已有群众在那里了。最危险的是低洼处的家户,水已漫过窗户,有的屋已泡塌,群众在露天簇拥着在喊叫,大家出主意,将木床抬出来,用绳子链在一起,有些吃的东西等放上面,将老人、妇女和孩子也扶到上面,漂浮在水上,再用绳拴大树上。这就是群众说的“先救命”。

或许是两个馒头的作用,亦或泡在水里未劳动,本已疲乏的身体并未累倒。就这样一气又是几个小时,险情被排除,东方开始放亮,这时,我们才看到区里带领不少农民,扛铁锨,戴斗笠,是得到消息前来抢险的。我们接上头,等于交了班。我们撤回临沂城时,已是吃早饭的时间。

这次抗洪,我们单位被通报表扬,12人受到表彰,我们参加“敢死队”的3人,我被评为专区级二等模范,他俩都是三等模范。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