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ng.lao 的博客

此时枫叶还绿,最终红于二月花。

 
 
 

日志

 
 

回忆沂蒙根据地的“儿童团”  

2016-05-22 16:02:25|  分类: 忆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忆沂蒙根据地的“儿童团”       

 

我们沂蒙山区——主要指北部各县,早在1944年日本尚未投降就解放了,从此成为根据地,各村不仅有了党组织和村公所政权,还建立了农、青、妇(救会)、识字班和儿童团等组织,轰轰烈烈地开展了土改、动参(动员参军)和发展生产等运动。

      我那时13岁,是当然的儿童团,俺村儿童团有20多人,小陈是团长,我是指导员,是区上和村党支部商量定的。我们的任务,除了每天三、四个人一班,扛着自己做的红缨枪,轮流到南大路上站岗、放哨、查路条和送鸡毛信外,还参加本村和附近村的斗争地主的大会、欢送参军和支前的队伍上前线,我们是拿着小三角旗,跟着呼口号助威;再就是晚上集合唱歌,有时还要帮助军烈属家打扫卫生。我和团长的分工是,他负责安排站岗的人员和当召集人及讲话,我负责教歌、领唱歌和喊口号等事。

当时,因为各个地方解放的时间有先后,被打散的汉奸四处躲逃,村村皆实行外出写路条的办法,他们没路条便被查住,我们儿童团就曾查着了47个人,其中5人是汉奸,都由村的干部送到区上去了。还送过两次鸡毛信,信封上插的鸡毛是用火烧过的,即“急忙火促”意思,是一村村按箭头指向传递到根据地部队的。听说有一次是莒县鬼子来沂水扫荡(莒县解放的晚)的情报,部队急速截击将其消灭,这就是有名的“草沟战斗”。我们不断开会交代,站岗不准离开到处去玩,谁离开罚他多站一班岗。为此,区上奖励我们一面写有“勇敢儿童团”的小红旗,每次站岗就带去插在旁边。

儿童团最欢乐的还是每晚上“拉拉”唱歌的情景。都是在宽敞的碾场里,我们儿童团去的最早,我先打拍子领着唱歌。不一会,识字班和青救会也集合来了,三支队伍分列三个方向,但都面对着面。一方唱完后,就互相“拉拉”起来了。对方领喊:“好不好?”众:“好!”领:“妙不妙?”众:“妙!”领:“再来一个要不要?”众:“要!”领:“要就欢迎!”一阵热烈的掌声。而唱方更不示弱,唱完就自己领喊:“该谁唱?”众:“识字班!”领:“识字班”,众:“来一个!”领:“来干什么?”众:“来唱歌!”又是一阵雀跃和鼓掌。识字班若不唱,得到的口号便是:“叫你唱,你不唱,站在那里装姑娘!”或者:“叫你来,你不来,不如三岁的小女孩!”青救会小伙子更调皮,当识字班喊“青救会,来一个”时,便都争着说:“我去!我去!”引起一阵哄笑。儿童团在喊口号“拉拉”时,还都伸出小拳头,甚至跑过去捅人。每逢这时,都会引来村里老人或抱着孩子的前来观看,嬉闹无比!

      我们那时唱的歌,都是区上下来人,一起教唱的,记得有“铁六两”(即《八路军军歌》,因第一句是“铁流两万五千里……”所以都这样叫)、《选会长》、《游击队之歌》、《攻打蒙阴城》(以后有《打沂水城》)、《老乡们,打快参加八路军》,识字班她们单独还有《放脚歌》、《识字班里真正好》等。

记得还曾有这么个笑话:村里搞土改时,我们看见农、妇、青(救会)等的头头儿整天开会,研究斗地主和分配斗争果实的事,没有我们儿童团参加,我就和团长去找村的领导说:“为什么不叫俺儿童团参加会?”他们说:“这是干部会。”我们一下子想起了区上管儿童团的张同志说的俺是“团的干部”,便理直气壮地和他们争论:“区上说了,俺也是干部。”大家都笑了起来,还说:“是啊,还是团级干部呢!应当参加!”以后还真让俺俩参加了几次干部会。特别忘不了的是:斗完地主,分完斗争果实后,村里杀了一头猪,分给全村人家表示庆贺,干部们则是集体会餐了一顿,大肥猪肉,每人一碗,吃的大馒头,我和团长二人也都参加吃了,吃的真过瘾!

                 (写于2016年“6.1前夕)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