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ng.lao 的博客

此时枫叶还绿,最终红于二月花。

 
 
 

日志

 
 

再唱赞歌给家乡  

2016-04-23 08:02:00|  分类: 感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唱赞歌给家乡

——在跋山水库纪念文集座谈会上的发言

 

今天参加这个座谈会很高兴,非常感谢老家的亲人想的这么周到,专门邀请我们来议论和观赏跋山水库建设历程的历史纪实及优美的库区风光。但我感到有点惭愧,身为家乡人,却对家乡这样一个值得光宗耀祖和无比自豪的巨大水利枢纽工程,未铲一锨土,未流一滴汗,反而在广泛受益的同时,同享和笑纳外地人的赞赏。今天所以到来,自然是因为自己对工程纪念文集表露了一点感情,实在讲,那也是间接的“纸上谈兵”,没法与在座的或直接参加工程建设、或为纪实文集付出心血劳动的同志们相比。当然有分工不同的原故,可毕竟“故土养育恩德重”,也还有“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那种念情,当回忆和纪念这项巨大水利工程建设55周年的文字闪烁光芒的时候,怎能不触动我眷恋故乡的那根神经啊?其实写的那点东西很肤浅,不仅愧对工程规模之宏伟,对文集尤其杨树主编及作者总感有失敬之意,然而家乡人却热情地给予了过誉的喻论,在此谨表谢意。

我是地道的出生并成长于沂河畔、一生未离开母亲河的“沂河的儿子”。所闻所见沂河的今昔对比,让我分辨和经历了新旧社会的差异和叹息转化为鼓舞的历程。仅就沂河而言,本是上帝赐予的水脉福运,可多少年来灾多于福,除两岸基本是“眼看满河水,旱苗垂头干”,有水没法利用外,父辈讲过的:上游东里附近洪水暴虐,冲倒了上面用土布匹拴绑一家8口人的大树,淤在了泥里,县志有记载;几乎年年有上游的木排放至跋山遇激流被冲散,木失人亡;常因暴雨致村户夜间浮床如船。我小时候亲眼看见过沂城西门大门关闭阻挡洪水,从门缝进水的境况,同一时,西小河被淹,过后我们孩童去商摊泥里捡铜钱;家住沂河两岸的,谁人没看过“发大水”?泥汤般的洪水咆哮声如霹雷,漂浮着草垛、树棵及猪、羊、牛,甚至有团瓢屋,上面有鸡、狗、猫等,汹涌下泄,怎能没人被冲走?还有那沭水一个夜间淹死300多人的惨状等等。即使后来,只说临沂1957年的大水,口号竟是挡住西关水,确保城里免受淹,连日全城人上河堤,省派直升机上空视察……此可谓沂河水灾之一斑。

自从跋山修起了被省报誉为《人民公社锁蛟龙》的大水库,拦住了肆虐一时的水妖,再没了沂水人形容的如一堵墙般的“齐头水”,涝蓄旱排,溢洪闸、灌溉渠,配套齐全,并可水利发电,周边养鱼业也蜂拥而起,收益颇丰。上面所述的那些让人心悸和哀叹的灾害,从此绝迹,加之政府及有关部门的积极努力和珍视管理,功能、威力更上一层楼,生态平衡,青山绿水,风景如画,给沂水人民及至下游诸县区广阔地带恩赐了无限的福气,沂河成为名副其实的“母亲河”“造福河”和“旅游、养生河”。这方面突出的优异所在,在《气吞山河的壮举》一书里已表述得甚为全面了,这里不再赘说。我觉得还应该感谢和不能忘记此项“壮举”的决策者!

他们是谁?是永远与人民心连心的共产党,是建设伟大祖国的大政方针,是沂水县心里装着群众的主政者,更是战争年代已获殊荣、建设社会主义再做无私奉献的全县90万纯朴善良的人民!

正是他们做出了历史的选择——要在古老的沂河上为民造福;甘愿舍弃和牺牲老祖宗留下来的家园和肥沃的土地;任凭困难时期物质财力多么匮乏和劈山筑坝多么艰辛,以群策群力和大无畏的精神,硬是夺取了全面彻底的胜利!如同战场的工地上,数以万计、最多时达6万民工,部队师团编制的风采,坚强的政治思想工作和严明的纪律作保证,义务性不计报酬的品格,党团员与领导的带头模范作用。住草棚,食粮菜,迎酷暑,受严寒,战天斗地,涌现出了多少不怕牺牲、冲锋向前的模范功臣人物,又有多少可歌可泣的事迹让人动容眼湿,多少人火线入党入团。在工地现场,“建不成水库不结婚”,“宁掉十斤肉,也要修好大水库”,“老龙潭里过大年”等等这些鼓动人心的豪迈强音,早已变成现实!

当沂水及至沂河下游人民群众得益于跋山水利枢纽工程之丰伟功效的时候,“饮水不忘掘井人”,早有热爱祖国、热爱故乡的沂蒙游子,在脑海里冥思苦想酝酿和构思修建水库的“辅助工程”了——撰写一部记载人与自然交战胜利的史书。不要小看这一举措,这是挖掘“财富”、弥补历史、讴歌战绩、传承后代的最佳形式和手段。此项谁可上榜?显然以杨树为代表的包括水库管理部门领导、离退休和积极参与的有心人、热心人及政府功不可没!我觉得特别应当说到的是杨树——一位年已古稀的退休老干部,我们未曾见面的老乡,我在那篇读后感文字里,说他本来是“你修你的水库,我上我的中学”的孩子,然而,他不仅心怀抱负,将欲写修水库的文史扎根于脑,而且后来愿望实现后,不顾身体欠佳状况,一心扑在了“辅助工程”上,在有关部门和同志配合支持下,历时两年多,跑遍了沂蒙山乡及有关上级部门的人员,采访数以百计的干部群众,搜集、查阅了无数的珍贵资料,更是熬了多少个不眠之夜,绞尽脑汁,伏案动笔,从那部400多个页码、40万字的书著便可看出,杨树除主编——自然包括策划、资料文件照片选用、书稿组织审阅、版面安排等以外,他亲自撰写的达10余篇,且都是较有分量的文章。不知大家发现没有,他那篇《鳞爪史实拾遗》,搜罗了8件既有考察价值,又有幽默、趣味或让人深思的故事或事物,这里就不细说了,从而可见其认真、深入及责任心强的态度。当然文集的作者很多,可贵的是像阎文征、王德臣、刘俊吉以及徐传信、陈运玲、贾孝元等,现都已年迈,有的已入耄耋之年,当听说要收集整理修建跋山水库纪实文稿时,激发起了当年参加工程建设的那股劲头,尽量挥笔亲写,实在不能写就口述提供素材请人代笔,我们从他们身上看到和学到了老党员、老干部的那种高贵品质与传统美德。直接参与编纂文集的朱文田、阎文路等也都是古稀之年的老干部,他们实践了“老有所为”的信条,皆都博得了人们的称赞。从整个史书的内容来看,可以肯定地说,不付出艰苦深入采访和动脑的劳动,是难以达到如此佳优效果的。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这就是我们共产党人赤城的胸怀。半个世纪前,前人给我们修起了造福于人民的跋山水库工程,让人民受益得福;今天,我们补救性地以文字方式展现了工程建设时磅礴的原型,既是对前人付出的衷心汇报,也是传承后代,让子子孙孙不忘恩德,确保工程永远保留并发挥更优越的功能。在此,也使我想到,古代的都江堰工程——世界文化遗产,至今两千多年,仍具有着利民的魅力和威力,得到世代炎黄子孙的盛赞;近代的三峡水利工程,正显示着其特有特大的功能,亦必将流芳后世。我们的跋山水利枢纽工程,不可与其相比,是级别、规模和范围的悬殊,前者是国家级、朝廷(中央)决策,元首掌管的,其广益覆盖几乎整个长江流域,而我们是小小的一个县,沂蒙山区之一隅,工程受益范围狭小,但是同样从人民利益出发,为人民利益而付出了劳动,我们也无愧于国家、社会和故乡,我们同样心里踏实、脸面风光地站在乡亲们的面前……

(于2016421日)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