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ng.lao 的博客

此时枫叶还绿,最终红于二月花。

 
 
 

日志

 
 

“娘刮”(散文)  

2015-05-09 10:23:40|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娘  刮”(散文)

 小时候,家里穷,人口多,娘每晚做一大锅“滥‘芋’充数”的糊糊,说晚上不干活了,喝稀的省干粮。每当娘将糊糊盛给我们喝的时候,她总是用铁铲子“嗤嗤”响地把粘在锅底的东西戗在碗里自己吃。娘说这都得由娘来刮,才叫“娘刮”,娘喜欢吃“娘刮”。我曾天真地认为是娘应享受的美餐,当孩子的不争吃是孝顺呢。

后来懂事了,虽不知这“娘刮”是什么味道,可看到黑乎乎的,不像个样子,娘不让人动手,自己去“刮”、去吃,才知道是母亲对孩子和全家人的慈爱心,所以再听到这“嗤嗤”响的戗刮声,就像是戗的我的心,隐隐作痛。我便不让娘再戗刮,娘说:不戗刮,丢了多么可惜?我要替娘吃“娘刮”,娘执意不肯。但我还是抢夺到了几次,用嘴一尝,这哪里是什么美餐?焦糊味还伴有细沙末,分明是淘出了欢笑后剩下的苦难渣!我只抢夺到了几次,娘便离我们而去,从此,我们家再也无娘可“刮”了。

再后来,我外出求学,又参加工作,时过境迁,自然见不到也吃不到“娘刮”了。但那“嗤嗤”响的戗锅声,却时常响在我的耳旁,那焦糊牙碜的苦烘味,常溶入我的味觉之中,也使我多滴了不少眷恋娘的泪珠。

建立小家庭后,我曾向妻子讲述过这“娘刮”的故事,妻子犹如接受了一次“再教育”,含泪哀叹着说:“我也见我妈啃过铲子上粘着的东西,但从未想也未问过是啥、味道怎样?”此后,我看见妻子在刷饭锅时也刮吃“娘刮”,而且不知何时,她又把故事讲授给了女儿,因为我发现几个女儿多少年也都刮啃“娘刮”。

现在生活富裕了,没有必要再和以前那样啃“娘刮”了,可我看到她们做起来还是照旧,原来缘于我有时刷饭锅时啃“娘刮”。为何?不光是如今“娘刮”的味质好了,扔掉可惜,好像更有一种像条件反射那样的有关母爱的感情牵动着我的心,看来改掉很难。

(谨以此文献给母亲节)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