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ng.lao 的博客

此时枫叶还绿,最终红于二月花。

 
 
 

日志

 
 

2015------我的“友情之年”  

2015-12-25 16:10:52|  分类: 感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我的“友情之年“

 

2015年即将过去。在这时光一致、内容各异的一年里,作为年逾八旬的耄耋老人,与其说是安度晚年,不如说是幸运地熬过了又一个春秋!

我在这一年里最大的收获您猜是什么?数算了一遭,是使俺心情无比欢愉、盼望已久,而今年却扎堆般兑现的那颇具传奇色彩的友情故事!是巧合、机遇,更是其魅力所在!要不,友情何以与亲情、爱情并列为“三情?从某种意义上说,友情又是那“两情”所取代不了的。所以我称之为“友情之年

新年伊始不久,一位失联15年忘年交的笔友姑娘小L,漂洋过海从日本打来手机,重新与我取得了联络。那是我花甲之年时,她20岁的花季少女,因在报上读到我一篇《有女儿是福》小文,激发起她们家只有女孩没男孩而尴尬自卑,首次感到“做女儿的荣耀,她要证明有女儿是福”,主动通过文字并登门表述感激之情,从而结交为笔友的。但后因闯荡事业至日本,且择偶落户,10数年不忘情谊,执着地从原记录的片段字码中,千方百计搜寻到了我的手机号。从此,我们虽远涉重洋,但在网络上见面了,照片、语言,祝福、问候,友情浓浓不断,只等待她回国再相聚畅叙了。

接着是传统春节到来,青岛、北京、湖南、海南、江西及当地一小批老(战)友与亲友,纷纷以微信、短信、邮箱、QQ及电话拜年,大有应接不暇之势。

槐花飘香的5月,在家乡和曾工作过的沂水县(原为专区)城,因我赠给一位新朋友的拙作,被同楼一失联的C女士发现了我的名字,从而恢复了联系,而且由她又牵出了ZW女、男两位老战友,皆都已60多年未见面且年已八旬,思念之情难抑,于是,便借机再邀一位小时的P姓同学等共7位,我赶去那里,于一饭店伴酒晤面,那亲热激动的场面,溢于言表,皆说像在梦中一样。

时隔月余,邻县一位战友老Y,在莅临寒舍探望我时提议——亦正合我意,二人巡访了本市的几位老战友,此乃未失联却多种原因数年没能见面的,大都八旬以上的高龄,最高寿的J老已93岁。我们以巡回探访几家后,再邀几位共同相聚的办法,但有的联系不上和身体原因不能行动,所以只有YLWJ加我俩共6人,如愿以偿亲切会面,同样圆了我们久欲见面的梦。

我还在品享上述两次亲访老友的温馨感受时,一天,二女儿回家看到并听说我之所以高兴的原因,随问我:“爸爸,您还有要寻找的老朋友吗?我也能帮助。”“是吗?”我半信半疑地和她说了个60多年没见面、20多年失去联系的在新疆某单位的老战友小H----现在80多岁了。我看见她电脑、手机交替操作,大约半个多小时,一个电话从新疆哈密打了过来,我与“小H”几乎是在流着眼泪亲热地连讲了20多分钟,当晚又在电脑视频上见了面。至现在,我们每周都通话“见面”,心里积攒的话语,得到了畅快的表达。这位老友之所以“传奇”,是他服从学兽医专业的爱人分配远去新疆的。

不觉时入深秋,我又与老伴,由女儿自驾车,掠过一路柿果红林,来到沂蒙深处的蒙阴县城,早已思念并联络如今才成行,尽管因有的已故去或疾病缠身,只有连同老伴7位如愿相见,但仍不失为一次激动人心的相聚。我在那篇《又访蒙阴老战友侧记》的博文中是这样描述的:“这哪像是朋友会面?俨然一家人在团聚过节!一阵阵激得我热泪盈眶!”这几位老友,大都系古稀之年,是共同为振兴沂蒙并肩战斗结下的友谊,情深意浓,牢不可破,但30余年没能见面,这次商定了一些互访的意见,已经在实施中。

今年山东《老干部之家》刊物第11期的“寻根”栏目中,有一篇《爷爷 我回来了》的文章,是一位战争年代在沂蒙根据地由乡亲们抚养的干部子女Y某某,这次从外地专程回来看望抚养他的爷爷的。文中提到了他父亲的名字杨荆石,是已牺牲的我党县团级烈士。由此使我找到了一位失联30多年、年龄大我9岁的领导战友,亦即杨荆石的另一儿子,我们是通过工作和他邀我去家做客、我陪他去烈士纪念堂查找其父亲名字等一系列交往而交友的。继而从网上搜索到抗战70周年时省委领导看望他的照片,始知尚健在,有望不日可见面。

几乎在这同一时间,缘于共同爱好文学与写作,有东北和江南的3位年轻男女网友,通过互访博客,欣赏和评论博文,然后又交流著作,成为未见面的好友,一直在网络上畅叙般抒发感情。特别是那位黑龙江省当地著名的青年女作家Q女士,多年致力于东北抗联题材的写作,已出版数册著作,自身素质亦高雅,颇有一定名声,当我流露出对其欣赏并望得到其著作的愿望时,她立即答应付寄,但我表示要“互相交流”,我先寄去,她正在筹划中,但对我拙作,给予了真诚中肯的评论,指出了不足,使我受到极大鼓舞。她不仅加我为QQ好友并加为我博友,而且拟因事来青岛时要来“拜访”我,先打听了路程,这更使我受宠若惊。连同那两位YZ博友,虽未见过面,又与见过面的有多少不同?

还有趣的是,大约两月前,我某“个人空间”出现一征询空格,是征求有无要查找的亲友?鉴于那次在沂水与老友一起打听过一位姑娘小W的信息,于是我便填上了她的名字及有关事项,想不到在《老干部之家》第12期的某一角落,以《寻找“发小”计划》为题,刊发了这一信息。如果这位她16岁我19岁时曾相处一起、失联也已60年的天真活泼的姑娘能找到或见面,我们该是何等的兴奋啊!

老年人尤其至耄耋之年,思念青少年时期的玩伴好友之迫切心情,真不亚于传说中的牛郎织女,想不到我今年却得到了如此的满足与结果,可够得上“传奇”和“友情之年”的味道吧!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