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ng.lao 的博客

此时枫叶还绿,最终红于二月花。

 
 
 

日志

 
 

打麦场(散文)  

2014-05-27 09:56:27|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麦场(散文)

 

有道是“累在田,喜在(场)园”农家人“累”了一季或一年,庄稼成熟了,要收获了,这“喜”便自然而悄悄地落在了场上也许是麦子的生长期长,还要越冬,粮种又属上,所以落在这打麦场上的“喜”尤甚。       
     下一场雨更好,不下雨就挑来泼,将原有的场园或利用一小块闲散地,先“摁”场,甭管是老场还是新开辟的场,都要翻土整平,掺撒上些麦糠,借其湿度,人拉碌碡(防止牲畜蹄踏)反复滚压,直至压得坚硬、光滑、平展,再细扫干净,这样做好“打场”的准备;而同时也就将打麦所用碌碡的一整套家杂,如木廓子、绳索,甚至转轴湮油,准备妥当了。
  收麦开始,是两条战线,前方是精兵强将割麦带运输,后方是老人、妇女等辅助劳力翻晒麦场这是暂时的过渡,割完麦,则全力以赴“抢”场,后方又成了前线因为有教训,万一下雨,“抢”不出来就会霉烂,前功尽弃,所以劳作的节奏和紧迫程度毫不亚于割麦但此时的一种收获兑现的喜悦,却是一年中少有的,浮现在人们的脸上,拢不住,抹不去,甚至溶入场上的操作之中,让人们不仅不觉得劳累,反而是一种精神动力和惬意的享受。
        麦稞一进场,先要摊开晒,用木叉挑弄着、翻弄着,那沉甸甸的麦穗,总是不听使唤地向下垂坠,使你感到重量如黄金般在不断增加,越翻弄心里越满足,还没翻弄够,就该打碌碡脱粒了这时场上是悬浮的麦秸,底下又有厚厚的麦粒,不怕踩踏,可以用牲畜拉碌碡了不论是牛、骡、马、驴,它们早被喂得饱饱,一身龙虎力”地投入麦场,而它们又似乎有了经验,拉着碌碡可随意叼起带穗的麦秸,品食美,牵牲畜的人却不管,权作奖励,而牲畜则视为高等酬劳,干劲倍增,因此转起来小跑,你只需站在中间,紧紧地拽住缰绳,引领着牲畜变换着转圈的轨道就行了,这恰似在学校上数学课时用圆规划圆圈一样,一种富有的韵味会激得你情不自禁地唱起小调来而脚下的麦粒就踩在沙滩里,敦实又暄和,滚压到火候了还舍不得停下来。
       最后一道工序——要扬场了先用木叉挑出秸穰,再用木筢搂出穗杆,剩下的便是麦粒、麦糠和碎叶杂物,堆成一大堆。扬场是有技术的,只见扬场人,头戴笠,手握扬场木锨,看准风向,从一侧铲起脱粒下来的麦粒,迎风扬撒到空中,有如现代化的艺术喷泉那样好看,糠壳杂物随风飘至一旁,麦粒在空中撒成弯弓形哗哗地落在麦堆上,落在扬场人斗笠上的,发出“啪啦,啪啦的响声,真乃有声有色眼看着麦堆在风快地扩、涨,这金灿灿,饱成、纯净的麦籽粒,正是人们心里期盼的希望,怎不惹得场上人喜笑颜开、心花怒放?然后装成袋,成排地置立在场边,等待运输归仓
       难怪人们称场园是“检阅场”,看谁打多?是“聚宝盆”,金黄的劳动成果全聚集在这里;更是庆丰收的“游艺演出”,劳作如游戏,“台上”“台下”皆欢乐。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