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ng.lao 的博客

此时枫叶还绿,最终红于二月花。

 
 
 

日志

 
 

水渊倩影(散文)  

2012-02-20 10:36:03|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渊倩影(散文)

沂河流经到我们几个村北面,正遇上一个风化页岩小山包,流水受阻,自然地形成漩涡,常年冲刷,把周围的泥沙卷走,这里就成了一个小水渊,水深数米,清澈湛蓝,夏天雨季时,与河道相连,其余时间,虽离开了河道,但渊子通过河的沙底渗泉水,仍然从表面溢出再入河道下泻。水渊上面那个小山包并非是山,只是底、上相连,高出地面一些。由于是页岩且被风化,人们随意用手便可掀动,而且不管怎么掀,都会出现平面,都可当座位供人坐着休息。加上四旁植有几棵柳树,就更成为一个小玩场了,村里人早就为这个地方取了个形象的名字叫“岸台崖”。

“岸台崖”及其小水渊,是村里的福分,也是一道风景。不论天有多旱,这里从未干涸过,别说浇地、浇菜园、饮牲畜、洗东西,就是人吃水做饭,有时也只能靠这水;只有一条,没人敢下去游泳。据说里面很深,还有“抽力”,曾淹死过人。男人们干完活后都愿来这里洗洗脸,洗洗脚,顶多在边上潦起水来洗洗身上,然后坐在崖上,休憩会再回家。

要说景致,当属姑娘小媳妇们来洗衣服的一景了。肯定还是男人们自愿的举动,从崖上掀出大些、厚些的页岩板,安置在水渊的四周,搭成矮矮的斜坡度,作为搓衣板,每块搓衣板后面,再安一石板当座位。

深深的水渊,清清的河水,且长流和排泄不断,任你如何漂洗,水不会污染;细腻松散的沙河底,赤脚踏插在里面舒爽全身;白白净净的沙滩,正是晒衣的绝佳场地,上晒下烙既快又舒展。诚然,这里没有唐宋代那粉黛娇姿的仕女、闺秀,于清溪里浣洗锦罗缎纱的场面,但山乡里的姑娘媳妇们,同样真纯朴实,美丽如花朵,她们喜欢邀约同伴,稍加妆扮,一手揽一花脸盆衣服及洗涤物品,一手携一木棒槌,嬉笑着来到“岸台崖”下的小水渊,脱掉鞋袜和外衣,放置于沙滩上,然后像“对号入座”那样,各自选择搓板石和座位坐下,把件件甭管是花背面、条格床单,还是内衣花衫,抑或丈夫换下来的汗渍斑斑的衣衫,用自己的巧手,或揉搓,或锤棒槌,或漂洗,洗得干干净净。

伴随着这轻快协调的操作,她们迫不及待地打开了唯独在这场合才无拘束的话匣子,有夸心上人英俊和能耐的,有悄悄透露那甜蜜生活里绝密隐私的,也有用俏皮话把大家逗得捂脸、低头、“嘎、嘎”笑出了声的。她们又是潦水泼洒,又是用手指点,又是高嗓门呼喊,意似抵制和阻止,其实内心里却还嫌乐得不够,小水渊简直成了这洗衣女子们无尽欢乐的天地了。

等把衣服洗完,晾晒在沙滩上,她们才倒出手来,弯腰于水中洗头发,那长长的黑丝,滴答着晶莹的水珠,铺洒在胸前,一时辩不清谁是谁了。但当她们用手捋一把长发的滴水,将头向后一扬,松散的长发飘过头顶,像瀑布被甩在了背后,那悠红的脸上才从心底里涌出了喜笑,个个都成为煞赛西施的美人了。这“岸台崖”上坐在岩石板上的男人们还不就是因为小水渊这美丽风景才常来这里休憩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