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ng.lao 的博客

此时枫叶还绿,最终红于二月花。

 
 
 

日志

 
 

赵 木 匠(散文)  

2012-12-20 10:55:02|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 木 匠(散文)
        
        赵木匠是“村木匠”,是说他整天不离村,不在这村在那村,干的全是村里如盖屋、修造农具和用具的木匠活。
       赵木匠的木工手艺是祖传,不知传了几辈子了,从他使用的锛、凿、锯、斧、锉、刨、墨斗、拐尺等工具就可看出:那锛、斧、锉的木柄,硬用手给磨出了“丫腰”;几把锯的锯条不知换了几茬,现有的也被锉得很窄了;大小刨子的木框都已磨得矮矮的;墨斗用铁丝箍着;拐尺扒着铁扒......,可他的手艺干活法却一直继承了老祖宗传下来的那一套。因此,在十里八乡这一片,颇有名声。一个是他的“调线眼”,他一只眼闭着,一只眼眯缝着,集中视力对着甭管是木棒、木板或木条,朝前一看,便知道该锯去或砍去多少才能取直,不需打墨线;一个是他的“拐弯子眼”,如盖屋的杈首角度,按陡、坡(即锐、钝角)要求,他一次拼起成功。特别是镰刀把的两个弯度,他也是用手一画成功;还有用小手锛砍成火柴杆粗细的牙签、凿板凳四腿外撑的斜铆、刮刨如筷子那样的细条,都是他出名的拿手活。只有两点传说可能有点虚假:一是当地一句歇后语叫“木匠砍鬏子——手下有数”,是说的木匠和老婆打架,用大锛一下子砍掉了老婆脑后挽的发鬏,而未伤着皮肉,说是赵木匠的事;二是说一伙干活的人要吃面条,要木匠快做根擀面杖,这木匠迟迟不动手,等和好了面,木匠才一斧头砍出了根很好的擀面杖,也说是赵木匠的事,可这两件事谁也没看见过。
       不管怎么样,赵木匠的名声是有了,也不是众人故意考验他,而是他默默地向众人展示了他的本事:西村一户盖屋的,请赵木匠帮木工活,他们不是用麦秸而是用山上的一种野生黄草苫顶,这种草实心光滑不吸水,赵木匠便给做成了坡形的杈首,省料省钱还美观,成了几个村的标样;南邻家准备的木料,与盖屋的面

积不相吻合,经赵木匠精心核计,以木料长度来定屋的面积,结果多盖出了一间屋,邻家感谢起来没个完。这里人们都说,只要盖屋请的是赵木匠,那就是“梁檩杈首如铁打,门窗户搭赛宫殿”,就是说不光巧用材料,尺寸搭配严格,而且铆是铆,榫是榫,牢固美观,保你满意。谁都知道,带弯的农具最难做,一般木匠做不了,如牛拉犁用的牛索头,手推车桩的偏旁帮,耩子的弯把扶手,几乎都是去找赵木匠做,他说:诀窍固然也是一方面,可想想农家爷们等着用,不会做也能憋会了。村里一些青年随便说着玩:“谁要能把带弯的镰刀把柄加长一段,割麦就不腰疼了。”赵木匠当了真事,麦前他做出来了几根,送到说这话的青年手里,让他们试验,还真好用,又创新,据说有可能推广成功。邻村有个专修簸箕、箢子条编活的,这行当传统习俗是用上弯扁担挑担下乡,那人到处买不到,来求赵木匠,赵木匠用加热、绳绊和石头压的办法做成了,但他却谦虚地说“还达不到他爷爷做的那个弯度。”过去大伙对赵木匠不满意的就是他的手艺,只传后代不带徒弟,不知后来怎么彻底改了,竟然到镇上建筑公司当木工师傅去了,还带了徒弟一大帮。

                        


  评论这张
 
阅读(44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