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ng.lao 的博客

此时枫叶还绿,最终红于二月花。

 
 
 

日志

 
 

一方民俗的“百科全书”  

2011-03-26 18:16:29|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方民俗的“百科全书”

             ——读阎文征著《沂蒙民俗》的感想

阎文征同志撰著乡情民俗一书的事,他已告诉过我,我从内心里支持他,我也相信他一定能写好。但我估计他搜集撰写这类书,不过和我写的一些乡土题材的散文小品一样,一事一议,他搜集的多而全些、议论得透彻些罢了——那也不容易,因为乡间民俗的内容太多,且皆有其相应渊源。

可出乎我意料的是,这竟是一部较大块头的著作,洋洋三十万言,以当之无愧的《沂蒙民俗》书名出版,粗略浏览一遍,即感到有如一方民俗的“百科全书”。原打算按一般步骤先序言(前言)、再后记、再目录、后通读的,结果目光刚落到前言和目录上就被吸引住了,前言里那五个方面的分类以及五个作用,可是前无规则和说法的,应是作者的新解,如果说概括恰好的话,将有其后继的意义;目录的12章和71节,不绞尽脑汁地琢磨一番,也是归纳不出来的。

从头细读没几页,就有手不释卷、脱不出身的感觉,既然急欲知其大体的梗概,加之年迈精力不及,便采取了选题目读与随意翻阅结合的方法,尽管所读实在显少,却获多多感受。

一是体裁及格式的选用可谓独到。乡情民俗往往一听,就是直来直去的介绍,例如端午节就是如何包粽子、插艾枝、赛龙舟等。而《民俗》一书却是从类到节再到细目,层次分明而不乱,便于读者查找与阅读;对每个具体项目,则说尽说透,有引证,有传说,有歌谣,有做法(操作),有的有作者亲身体验和评论,这就具有了相当地可读性、故事性及趣味性,还能辨别真伪和是非。同样是端午节,《民俗》书里则有“夏至节”、《易经》的“三阳之端”、屈原投江、龙图腾说与祭龙说以及玉皇大帝考察民情之插艾防瘟疫等的诸多介绍,使你完整地知晓其来龙去脉。再如最普及的婚俗,作者以整章4节26个细目,从婚前的“说媒提亲”以及礼仪,到婚后的“满月回娘家”;另有包括招婿、改嫁、指腹婚和冥婚等在内的10种特殊婚姻;最后还又附加论述,给予褒贬。从而使这项民俗得以全面展现,其他任何形式确是难以如愿表达的。

再是涉及面之广之全无以复加。民俗之范围只有字义的解释,没有绝对的项目划分,当然也不能缺漏和牵强。而《民俗》所搜集与阐述的内容,可以说既恰如其分,又“疏而不漏”,我觉得可称其为民俗方面“百科全书”的。尽管作者一再阐明此系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所流行,所写“不全面”、乃“沧海一粟”,但我敢说,即使经历过的人也不得不承认作者的用心和艰辛地挖掘。比如婚俗里面的小姑子送尿盆、冥婚和定亲的“书子”及典妻的契约格式,谁能想得到和看见过如此详尽的实物?那养育习俗里的“铰头”、丧俗里的“导头”、生产习俗里的“汪青”及(旱烟用的)“火镰打火”、生活民俗里的“油鞋”、牲口经纪人的暗语“摸嘎”以及年节的“天地棚”、二月二的“炒料豆”、清明节的“添土”、娱乐中的“打卯”“拾活络”、祈雨中的“打醮”,还有那些如“小老鼠上灯台”等的儿歌民谣、奇特的土语方言和俗语谚语俚语等等等等,谁还能有补充的吗?

三是原汁原味加引经据典。民俗贵在“俗”字上,而“俗”乃民间所创,若改俗求洋必失去原味,也就无甚意义了。《民俗》作者是非常尊重这一特点的,可说全部原汁原味。譬如过小年的“灶码头”的叫法、其内容的说法及贴在何处;干果、小饼和糖瓜供品及解释;如何插、烧小马和辞灶等等,看后如同回老家过了一次小年。而作者又附加了古书的记载和民间的传说,就使此节日有了流传和举行的依据。围绕过大年那许多民俗,作者记述的就更具体了,简直就是一个典型年节的翻版。也许我与文征是老乡,经历的是同样的民俗,所以犹感亲切。如过大年民俗那赶集办年货、那扫屋刷家具、那推碾磨面,直至贴春联花纸和请家堂、除夕夜守岁、吃饺子、拜年以及年后那甚多的玩艺玩耍,真是不惜耗费脑筋和笔墨,不走样地达到了全叙述。这其中的起源传说和引证也是不惜篇幅“原汁原味”记叙的。至于那旱烟“绺子”名称及“吃袋烟”的说法,新婚夜老鼠偷吃米,新媳妇表露的头半夜是吃的“您”家的,下半夜吃的就是“咱”家的这种观念,还有什么“括背”(做鞋底料)、“歪子”(青蛙)、“牛角火石”(玛瑙石)等,俨然是“照葫芦画瓢”的原汁原味,妙哉妙哉!

四是语言文字俗而不土。这应是“民俗”自身所要求和决定的,总不能做着“人事”而不说“人话”吧?“俗”正是民间智慧的积累。《民俗》通篇的语言和文字,基本全是群众语言,亦即通俗顺畅、文幽字默,看似晦涩,但俗而不土。即使来自家户、磨道或庄稼地头、孺被窝,也只能说更为淳厚朴实,毫无土气之感。像所有民俗里面引用的那些顺口溜、谚语等就有其代表性:如向新娘塞栗子枣时的“一把栗子一把枣,大的领着小的跑...”、“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淘气郎...”这个为孩子有病到处贴的字条、群众保护鸟类的“斑鸠和鹁鸽,一年抱十窝,冻死了一窝,饿死了一窝,叫王八羔子摸去了一窝”、拿松枝柳枝到处抽打时说的“今天清明节,抽抽老毒蝎,许你满墙爬,不准把人蛰”、撑旱船里唱的“姜老背姜婆,不背捞不着,晚上陪我睡,白天帮干活”,这些生动幽默的歌谣语言,怎不于民间流传千年?沂蒙民谣儿歌更花哨:如“石榴树开红花,外甥来到姥娘家,姥娘做的咕渣汤,我吃了一碗又盛上...”、“老猫老猫,上树摘桃,摘了多少,摘了半瓢,你怎么不吃,俺没牙咬...”、“雁啊雁,摆成串,吃个米,下个蛋,变个索头我看看”,真是大人小孩越唱越爱唱,唱的太阳明晃晃。就说作者搜集的那10大类近200条方言土语,也会让你笑破肚子还点头佩服,这里不再列举。

当然,这沂蒙民俗是以北半部几个县及附近地域为主的,与作者乡籍不无关系,其实沂蒙南半部民俗与此并非有过大差异,书名勿需议及。总之这是一部难得的史书资料,作者的奉献值得褒赞。本人钦佩之余,谨表示祝贺。

                   

  评论这张
 
阅读(561)|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