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ng.lao 的博客

此时枫叶还绿,最终红于二月花。

 
 
 

日志

 
 

常忆起那悠扬的口琴声  

2010-05-25 11:09:55|  分类: 忆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常忆起那悠扬的口琴声

 

建国前后那几年,在“革命阵营”中,颇流行口琴这种乐器,当然多是青年同志。尽管那时早入伍的还实行供给制,每月只有毛巾、肥皂等几元钱的“代金”,新分配来的城市学生薪金也不超过20元,但凡性格活跃或有点文化的,还都有一只口琴。在业余时间,特别是晚上,常从宿舍或某些角落里,飘出优雅动听的口琴声,尽管吹奏的一般是《梅花三弄》、《寄生草》、《白毛女》、《解放区的天》及秧歌舞等曲子,却使枯燥、静逸的空间,一下子有了生机,人的情绪也由一脸呆板变得活泼了。

想必是当时机关上没什么乐器,个别的有把胡琴,也是年龄大些的才会拉奏,全国大多城市已经解放,口琴这种小巧、普通、价贱、易学的乐器,就被“聪明”的商家贩来了,他们创了钱,青年们喜欢,何乐而不为?加上城市学生一般都有,所以不仅单位里有了口琴声,闲聊、晚会和娱乐场合里,在外散步、溜逛马路者,甚至于郊外的恋人,也都演奏或吹奏起了口琴。好像已有了相当地普及面,我知道的:广播电台时而播送口琴演奏节目;有的学校举行过专门的口琴演奏比赛;有一次,我们几人在一个楼道里吹口琴,被一上海来此出差者听到,他跑了过来,兴奋地从口袋里掏出口琴,和我们合奏了起来。

我那时在沂蒙专区的一个直属机关工作,我们单位至少有10余名男女同志、约占青年的半数有口琴,虽说大家都会吹奏,却也有水平高低之分,不过,大部分经过一段刻苦的练习,就都不差上下了。

我们没有老师,没人教授,全是经过实践和相互交流提高吹奏技术的,甚至有这样的笑话和“奇迹”:有几个同志根本不会简谱和唱“1常忆起那悠扬的口琴声 - 凌云志 - song.lao 的博客23”曲谱,而用“朗、里、格、拉、昂”等音,竟然吹奏准确而高超;有个同志将口琴应左低右高(音)的位置颠倒成右低左高(音)吹奏,同样吹奏得很好。所以我们不只懂得和摸索了一些口琴及吹奏方面的知识和技术,比如哪种牌子的质量如何应怎样吹法,如何吹奏、合奏和交换各种音调的口琴,吹奏技术方面的用“舌堵法”打(辅音)拍子及满口含或唇含的效果,还有如何保护、修理和清洗等等。而且真的把口琴这种小乐器利用起来了:我们10余只口琴,嫣然一个小乐队,成了单位里一支出色的文娱和宣传力量,每逢开会或集合搞什么活动,领导都习惯性的先让我们或大或小合奏几只曲子,叫做“活跃一下会场”;“团日”活动更是必演的项目;就是为重大节日排演的许多歌唱、歌剧等节目,我们也用口琴来伴奏;单独口琴的独奏、大、小合奏等表演节目,就更不用说了。

口琴随身带,愿吹随时吹,既释放了倦意,注入了欢乐,优化了环境,也使我们提高了演奏技术和熟练的程度。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那几位琴友栩栩如生的吹奏形象,仍不时地萦绕于我的脑海:最爱吹快节奏的小孙,眼睛随着口琴的快速移动而滴流流地转;17岁的少女小王,能将抒情曲子吹得全场雅静无声;手把CB两调的两只口琴,在嘴上不断交换吹出特别音韵的是小阎;用手又捂又敞而打拍子吹奏的大武,口琴长得特别;那位青年领导干部经常吹奏的歌曲,正如他那只口琴的牌号——“真善美”。

 

 

  评论这张
 
阅读(35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