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ng.lao 的博客

此时枫叶还绿,最终红于二月花。

 
 
 

日志

 
 

母女“易”嫁(短篇纪实小说)  

2010-04-12 19:14:58|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女“易”嫁

          (短篇纪实小说)

 

上世纪70年代,“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一年,院校开学,录取新生的报到时间到了。这天凌晨,从城郊某机械厂的家属院里,出来了4个人,拉一辆装载行李箱、包的木排车,径直向汽车站赶去。这是一家3口人——母亲、女儿和儿子,另有一位年轻的男的,女儿和儿子都喊他“大哥”,是同一个厂的黄涛技术员,他们一起送女儿乘汽车去本省内的一所专科学校报到。送上汽车,母亲还在叮叮嘱瞩,直到汽车开动,他们摆手目送远去后才返回家。

母亲叫林如黛,39岁,是这个厂的科室干部,女儿叫周冰冰,今年19岁,小儿子周露露16岁,住校读初三。 

这位“大哥”黄涛参与这个家去送行,以及他与这个家的关系,需从头说起。

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我国虽处经济困难时期,但政治气势不减,运动仍然连续不断。就在这个时候,从某城市的一个大企业下放下来了一对夫妇,男的叫周宏,是高级技术人员,女的便是林如黛,还带有一个周岁多的小女孩就是周冰冰。据说因为周宏历史有点问题,不适宜在这个大企业工作才下放的,妻子跟随。他们来到这个机械厂后,周宏仍做技术工作,兼任总装车间的主任,妻子在科室做行政工作。周宏机械技术高超,领导安排,让他带了两个徒弟,一个就是黄涛,是技工学校毕业的,另一个王某曾是技工,现两人都是见习技术员。但论技术,黄肯钻研,常常埋头于车间,甚至废寝忘食,已具一定水平;而王是个预备党员,积极努力向上爬,技术上不及黄。多种原因,王已结婚生子,黄连个对象的影子都没有,他自己却不着急。

过了几年,周宏夫妇又添了个男孩,就是露露。这期间虽然运动频繁,但也不全是“整人”的,也有鼓干劲、经济调整和生产方面的,他们工作和生活得正常而稳定。但刮起“文革”风暴后就不同了,没过多少时间,特别是到了“清理阶级队伍”阶段,真乃“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把许多包括已结论和已处理的人的问题,又以“四大”(大字报、大批判等)形式揭露出来了。这个厂里,周宏首当其冲,“造反派”不仅彻底揭出了他原来的“历史问题”,更说他是“被城市大企业清除出来的”坏人,而且还揭出了他的一些“现行”罪恶,譬如以他为主搞的一次技术革新失败了,造成了较大的经济损失,还一项是车间的电线突然失火,造成停产两天和一定的损失,给上纲是“有意破坏”。大字报贴满了全车间,多少天揪来揪去,“别烧鸡”,挂牌子,进行批斗和游街,他实在受不了这残酷的躯体惩罚和精神打击,一天晚上在车间里上吊自杀了。结果还被扣上了“对抗”和“背叛”的帽子。这事后来查清了是他带的那个姓王的徒弟,涉嫌无中生有陷害,以达到不可告人的他想当车间主任的目的,实际没当上,后被取消预备党员资格,也开除了厂籍。

周宏自杀,本身又被加上了许多罪名,其家庭和妻子也受牵连,成了“现行反革命”家庭和家属,受到歧视和打击,抬不起头,生活也带来了实际困难,因为只有妻子一人较低的工资收入了。幸亏军代表按照政策做工作,孩子尚能继续上学,她继续上班,才得以生存和生活下去,其悲惨程度可想而知。

那时,林如黛那样的家境再艰难,也没有人更不敢去帮助,只说丈夫周宏生前所带的徒弟吧,那个姓王的自然是心中有鬼,早已躲得远远的了。可是黄涛,好像是出于一种真心的感情,也许与他很欣赏和尊重师父的学识及教诲,曾经多次去师父家请教问题,查阅资料,自己获得了不少知识,水平得到提高,有种报恩的意思有关系,所以有时暗地里去向师母表示同情,说说一些安慰的话,若有需要帮忙做的事,也尽量“转弯抹角”地帮助而不露马脚。因为他知道,若被人发现,就可能以“划不清界限”或“包庇”“支持”敌人等罪行受到批判或处理,对她家也不利;加上平时对他就有“只专不红”、“只知低头拉车,不知抬头看向”的议论,因而他都是很注意、很小心的。

时间一晃过去了多年,在这期间,无论形势怎样发展和变化,黄涛都不顾一切地、也不考虑有什么风险,如曾数次因他“又黑又专”和“不革命”被造反组织开除或排斥在外;在车间连个小小“纱帽翅”的官也当不上,还说他政治上是“自取灭亡”;并一直把他当成“保守”和“落后”分子对待,甚至从没有人理睬和谈及他婚姻事的,他也确实就像鬼迷了心窍一样,一头扎在了生产技术的实践中,刻苦学习、钻研和搞试验,也包括遇到问题去借阅师父家的书籍资料,搞出了多项发明创造,解决了生产上的许多难题,自身也具备了一定的水平。特别是“文革”结束,政治上拨乱了反正,黄涛晋升为工程师职称,当了技术科长兼总装车间主任;他师父周宏的问题也得到了平反,林如黛犹如得到解放,但因其孩子随年龄增长和升上了中学,经济上更显困难,虽然黄涛出于师徒关系和怜悯之心,不断给予些许地帮助,当然也只是“杯水车薪”,可师母却一再表示谢绝,总是觉得很不好意思,心里十分感激,常和孩子说黄涛的好处和他品德的高尚,把他当成亲人,叫孩子喊他大哥,她几次留他在家里吃顿饭,但从没留住过。

尤其是国家恢复高考,师父的女儿周冰冰正是高中毕业,参加考试被专科录取后,黄涛听说也知道了其母亲为女儿上高校经济更困难而发愁,当他去了解情况准备帮助时,师母说打算卖掉丈夫遗存的书籍等物来解决经济的困难,他一听很难过,略加思索后毅然说:“您别发愁,也不能卖东西,师父的书籍资料可是宝贵的财富呀,冰冰小妹上大学的费用我给出吧!上大学多么难得啊!”“那怎么能行?你给的帮助已经很大了,俺全家都觉得没法感谢你,俺永远忘不了你。…不行,不行,…你到现在还没成个家,下步还得用钱呢!可不行…。”师母一再谢绝。黄涛随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纸包,放到桌上,说:“先安排用着,管怎么得买上个小箱子,买点衣服什么的。回头来看看学费,还有什么费用是多少,我再拿来。”临走时又说了一句:“没有师父的恩德和教导,也没有我的今天啊。”

林如黛被黄涛的行动所感动了,她想到了丈夫生前曾不止一次地说过黄涛好学的精神,以后准能有出息,她看到了黄涛如何对丈夫尊重,对她家关心,以及他的品行表现,她也听到了人们对他的赞扬。她叹气自语:哎,可惜把他自己的婚姻大事都耽误了!接着又自我反问:还不是自己的行为——只顾埋头钻研技术,不跟“形势”造成的呀!可是不这样又哪有今天的成就?林如黛确是从心底里佩服、喜爱又感谢丈夫这个徒弟黄涛的。她又想到了如今他要包下来支援女儿上大学的这个恩情,可是太高大了,该怎么报答啊?就像一桩心事,缠绕着她几夜没睡好觉。

这几天,林如黛陪女儿去商店买东西和在家给整理准备物品,她发觉女儿真的是长大了,也真成熟并具有了父亲的某些基因,心地善良,正直稳重,头脑聪慧,就是身材和脸庞也长得匀称、美丽,心下涌起一阵欣喜,今后以及未来她会更加美好。突然,她灵机一动,我这好女儿能配黄涛这样的好人吗?或者说黄涛这样的好人能配我女儿吗?然后她静心地细细思量了一番:啊,可惜年龄差距太大,黄涛这年是32岁,比女儿大13岁,差的太大了,而且黄涛已耽误了,应当快些成婚,女儿却还要上学。可是,女儿若失去黄涛那太可惜,黄涛找不到像女儿这样条件的人也太可惜。平衡来,平衡去,那就算是把所大的几岁作为“报恩”可否?恩情是无法用价值来衡量的呀。她觉得这应在情理之中,女儿是能够理解的,但需慢慢启发和引导,现在不能直接告诉她。

林如黛觉得已考虑成熟了,还觉得只有这样才心里踏实,若没有这个年龄的差距,反倒体现不出我们真诚地心意来似地。正好黄涛又一次来送钱时,她迫不及待地把这件事说了出来,她说得很婉转,她说:“你那个小冰妹能被录取,尽管是专科,我觉着也是不错的,这些年学校里哪学到什么文化呀,整天闹‘造反’。唉,还有咱这个家,她爸爸冤死,我也无心关照她们,全是她自己的才分和努力,她也真和她爸爸一样,懂事理,明是非,就说对你的工作和表现吧,你师父曾多次说过你一定会有出息,可小冰女儿竟然也这看法,她和我说到你与众不同,说你有眼光,肯努力,有一种很可贵的精神,她从心里喜欢你这样的人,她还有愿嫁给你的意思呢,她问我行吧,我只是说你还上学,人家不能再等了。她反而说,就是上学期间结婚她也同意。”林如黛显然是控制不住内心的感情,把女儿还不知道的事就当做真事说出来了,也没顾及女儿万一不同意该怎么办。但她说了并没后悔,只在等待黄涛的反应。

黄涛听完师母的这番话,脸颊发红发热,表情激动,随说:“不能行,也别这样想,冰冰小妹确实不错,就让她一定上好学,以后会很有出息,也会有幸福的归宿和未来,我们应当祝贺她。我这年龄哪能行?再说,我还考虑了很多关系生产方面要改进的问题,婚姻暂时还没拿到桌面上来。”“不,黄涛,年龄大小,小冰女儿都知道,她还说高尚的婚姻,年龄不是条件,历史上和现实中,及至世界上都有先例呢,她说的我也同意,你应该考虑这事了,要不,叫她上完学再办,只两年也不算多长,你先忙你那工作上的事。”黄涛又说了不少不同意理由,可他师母还是不顾罗嗦再加上辩驳,最后黄涛终于表示同意了,等她毕业以后结婚。

周冰冰学的是医学,她深知自己能上上这大学,幸亏父亲的徒弟黄涛的帮助,她心里一直不忘和感激,她要在今后漫长的岁月里倾心地报答。但她并不知道也从未想过与黄涛结婚的事,所以很安心很刻苦地学习。

再说林如黛和黄涛说定了这件婚事后,觉得心里宽松了许多,与黄涛在感情上也明显地近乎了,有事无事地黄涛便去师母家坐坐,聊聊一些社会或生活的琐事,何况每月他还要给周冰冰寄生活费呢。但是这件事,她却未打算就此告诉女儿,她的考虑是:头一年先不说,好让女儿安心学习,不受干扰,但可通过写信,做些引导性的酝酿,譬如多说黄涛的人品、才华、相貌等等的优越和褒扬性的评价,或许岁时间而“水到渠成”,不用她自己说,女儿会主动提出,那不就是事半功倍吗?如果达不到目的的话,可于第二年再告诉,起码女儿已有更好的印象,容易做通工作,她也相信这事定能成功。然而黄涛不知道师母的打算,还认为是周冰冰真的向他求婚的呢!

时间不觉过去了好几个月,由于黄涛和师母因亲情关系接触地多了,各方面不再像过去那样客客气气、板板正正地有所拘谨了,黄涛有时去师母家帮忙做些什么事,有时帮师母带东西去家,师母也曾留他吃过饭,有次星期日找人修理房子,黄涛去现场指挥和操扯,搞完后有些累,还在师母家睡了一觉,醒来后看见师母给放下了蚊帐,还给沏上了茶。黄涛觉得师父家确是有文化素养的家,从家里的摆设、待人接物、说话、规矩等等,都不同一般人家。眼前这位师母,光说名字就明白了,虽不及红书之黛女,可也当属俊美之列,也许就是大家闺秀,怪不得能当科室干部,说话做事也具相当水平,而且有知识,有造诣,相处会让人感到和谐亲切。有这样的家庭和父母,就有这样的子女,黄涛认为周冰冰能考上大学,其儿子露露也没问题,自己能找上冰冰这样的妻子,应当说是幸运合奇遇,从某种意义上说,自己有点配不上她。

事情往往那么凑巧,就在黄涛对师母家及家里人好感并予较高评价的时候,有一次,他去师母家,随便翻阅桌上的一摞报纸,发现了师母写给女儿的信,不知是作废的还是尚未邮寄的,上面没说他和她女儿婚姻的事,即使提到了他,也是说了些他的优点,反而还说到选择对象要注重哪些方面的条件,说既然女儿面临这个问题了,就要慎重对待,决不能“有求必应”。黄涛当时有些迷茫,摸不着头脑,但经猜测,特别是联系师母的人品、素质和处事,他断定绝不是欺骗自己,而很可能是有更深刻的寓意,她有这个水平,就像“激将法”那样的谋略,通过“运筹帷幄”,能使一件事情干净利落又圆满的实现。所以黄涛并没急于去找师母探听到底是什么意思,而是由此想到了另一个方面的问题。他想,师母若真是自己的主观意见,还没和女儿商量的话,倒是更好。他的意思是借此机会,将计就计地退出来。因为这本来就有点勉强的嘛,人家是诗第闺秀,花季芳龄,怎能与大她13岁的人匹配,已有的那些先例是名人,咱算什么?只是小小的技工,即便她们都同意,也难免遭社会人的讥讽,说句朴实的话,就是掠夺了人家的幸福啊!其实黄涛早就是这样想的,只是今天看到了那信才又加深了思考。

人的本能不只有灵感,也有驾驭事物使之圆全的能力。黄涛好像此时两者兼有,他坚信退出与冰冰的婚姻是明智的,可师母之聪慧、才智与容貌等条件亦甚出众,毫不差于冰冰,而且也是自己愿予欣赏并肯定的,若说年龄是大了些,可较之与冰冰的年龄差距却小了一半,前者是7岁,后者是13岁,就是说,相对地讲则更相适,只是性别颠倒了过来,女大男小,世界上哪有只许男大不许女大的规范?何况也不乏有此类先例。至于已婚乃至再婚的问题,就总的说,也不应算作什么重要的条件,关键和决定权是本人的态度,尤其是感情。。黄涛所思虑的却唯恐是一厢情愿,人家会不会同意?

有一天,黄涛来师母家说到寄钱事时,他随意地先问冰冰来信没有?情绪如何?然后才有意而巧妙地说:“她可别因俺二人的婚姻影响学习啊,我准备给她写封信,她走后一直未写过,只是在汇款单上写上句附言。我准备说说,让她把俺俩的婚姻当成她学习的动力……”,刚说到这里,师母因未料到,便急忙回应:“你可别写,写了不好......。”“我考虑还是和她说说好,我自愧对她太冷淡了,几个月了,连封信没写。”黄涛显然是欲核实师母所撮合成的他二人的婚姻的事,如果真是他预料和希望的那样,即师母个人的意见和决定,尚未告诉冰冰,便正合他意,那就准备退出这桩“既定”的婚姻,同时可向她表示求婚。师母听他这么说,一时找不出理由阻止他,只好照实而完整地说了一遍,还一再解释了这样做的意图,她说这是一种艺术,比直来直往效果要好,问黄涛:“你不会见怪吧?”

黄涛随把自己的那些想法,包括退出与冰冰的婚姻及其理由,连同他如何欣赏、佩服和喜欢她,以及他俩年龄差距小等等等等,以情真意切地语言和姿态直接地向她提出了求婚。师母先是摇头、静思,继而满脸涨红、发热、心在跳,表情冲动,两手一下将他的头搂到了自己的怀里,腮帮贴到他的脸上,眼眶晶莹地说:“你真是我的好弟弟,我的后半生就是你的了,这是我想不到的命运和幸福啊……。”黄涛顺手搂得更紧,四行激动的热泪顺着他俩紧贴的面颊合在了一起……。

暑假期间,趁冰冰、露露回家的机会,黄涛与林如黛正式举行了婚礼。

 

 

  评论这张
 
阅读(651)|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