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ng.lao 的博客

此时枫叶还绿,最终红于二月花。

 
 
 

日志

 
 

“扫晴女”(散文)  

2009-07-29 16:55:47|  分类: 农村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扫晴女” (散文)

    每当淫雨霏霏,让人烦躁无奈的时候,我就想起了娘插制的那个神秘小巧的“扫晴女”,她小得不过二寸长,却象天女下凡,阿娜多姿地手拿两支弯长的帚苗,在屋檐下随风摇曳着,漫天不停地扫啊,扫啊。我好象看到,刹时便云消雾散,雨停天晴,天上碧蓝无垠,大地一片光明;我的心里也豁然开朗,柳暗花明。

    那是小时候一连下了几天雨的日子,家院里的水流不出去,积存到膝盖那么深,尽管父亲用木板柴草堵挡,还是流进了屋里许多,父亲只好一勺勺地舀到脸盆里倒出去,他每倒完一盆水,回来把盆一摔,看得出他是又烦又愁又气:屋里潮湿得让人难受,院里的柴火淋得湿漉漉的,用啥烧火做饭?而我们几个孩子,却不知好歹地还在蹦蹦跳跳嬉戏打闹。只有娘在一旁默默地、聚精会神地用高粱秸的内穰和笤帚苗在插制“扫晴女”。她说:“这雨再不停,多少人家都得受罪遭殃,还是祈求‘扫晴女’把天扫晴吧!她是天上委派来的,准灵......。”我们好奇地看着娘用她那灵巧的双手,一会用剪刀,一会用针线,细针密缕地插来插去,缝来缝去,还用红布给做上了小衣裳,头上用黑线做上了长头发,再画上眼、眉,染上红胭脂,最后穿上线,由父亲踏着凳子挂在了屋檐底下。我们一家人带着一丝慰藉,虔诚地看着、盼着“扫晴女”的神威和给我们的恩赐。

    说来还真灵验,没过多少时候,眼看着雨就渐渐地小了,停了,黑云慢慢退去,太阳露出了笑脸,天真的晴了!我们高兴得手舞足蹈,问娘:“怎么这么灵啊?这么准啊?”娘说:“人只要心眼好,只做好事、善事,不做坏事,‘扫晴女’就灵,她还能给人间‘扫晴’呢......。”

    雨过天晴,“扫晴女”依然摇曳在我们的屋檐下,象神女飞天,装点着我们的小小家院;又是几次“雨过天晴”,我们家,不,好象整个人间,也都呈现了晴朗、太平。我们更默默地祈望着“扫晴女”能永远为我们“扫晴”。

    可是这年深秋,一个凄风酷雨的夜晚,娘因病不治,撒手人寰,全家人泣泪如雨,悲恸欲绝,一片塌天般的黑暗,再看那“扫晴女”,不知何时已“支离破碎”,落地为尘。我们模糊着泪眼,默然哀叹:以后谁还能给我们插制神奇能耐的“扫晴女”?谁能为我们“扫”去现在的悲痛?唤回我们的亲娘啊......?!

    无情的岁月悠悠,人生本来就充满了酸甜苦辣,而命运多舛的我,曾多少次被各型的“淫雨”缠磨不堪,可似乎同时,犹如在我的心里营造出了无数的“扫晴女”,为我驱散漫漫征程上的“乌云”,展现万里“晴空”,使我得以换发精神,增强信心,度过难关,而不断前进!

    欲盼“晴天”,犹盼“扫晴女”,更念亲娘!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