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ng.lao 的博客

此时枫叶还绿,最终红于二月花。

 
 
 

日志

 
 

蒲松龄笔下的“陈氏兄弟”故里质疑  

2009-12-29 21:53:31|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蒲松龄笔下的“陈氏兄弟”故里质疑

 

并非受河南安阳曹操墓“确认”又“质疑”影响而写此文的,是随意讨趣。本人才学疏浅,万不敢涉入此类领域。

近读齐鲁某报,有一篇作者陈XX的《蒲松龄与潍县陈氏兄弟的一段恩怨》文章,说到了《聊斋志异》之《狐谐》篇内的“陈氏兄弟”,引经据典地说蒲氏与“潍县陈氏兄弟曾有过交游”,只因陈氏后人“因事”,蒲氏才“小施笔墨”,牵出了故事中的这个情节。

文章说的很肯定:在潍县城墙外侧一岭坡上,有两幢青石墓碑,一幢刻着:“陈所见先生之墓”;一幢刻着“陈所闻先生之墓。”文章接着说“墓而不坟(日久年深,墓土流失),有碑昭然(陈氏兄弟,名传不朽)”。又说了发现这新鲜事不容易,以及引证《狐谐》里的有关故事情节后说:“潍县陈氏兄弟,能够拥有了‘永远的荣光’”。

我所看到的一份资料,是沂水已故老教师刘昌然(字希文)写的《沂水忆旧----病中杂记》中《陈氏兄弟》一篇,文章说:“蒲松龄在省会试时,因与沂水秀才同在一考场,故彼此熟悉,经常一起嬉戏,也对沂水许多情况熟知,所以他所著《聊斋》一书中,取材于沂水的有十几篇之多。”他接着也是引了那段《狐谐》里的前两句文字后说:“沂水确有其人,……原住沂水东关,后迁到诸坞村,因为他的祖林,在现在东关果园一带,在路侧地里曾有古墓一座,有明代方碑一块,碑的下面有奉祀男‘所建’、‘所文’。说明这是他父亲的坟墓。”“战争开始,第一次即被敌机(指日本)炸毁墓碑,以后墓已失记,…听诸坞村的人说,平墓(指解放后平古墓造田)时曾发现过”。最后他引证了《狐谐》里那段与陈XX引证相同的文字。即:“二客,陈氏兄弟,一名所见,一名所闻。……国王见使臣乘一骡,甚异之。使臣告曰:‘此马之所生,……中国马生骡,骡生驹驹。’王细问其状,使臣曰:‘马生骡,是臣所见,骡生驹驹,是臣所闻。’举座又大笑…。”

日本侵占沂水后,我们家就搬去了陈家诸坞村(共七个村,皆按姓氏划分,统称“诸坞村”),我虽年龄小,但听这村的老人们和老师说过此事,他们说陈氏兄弟就是这村人,是陈家人的“老祖宗”,确有墓碑记载,至于其父的墓是在城东关还是本村,他们说无关紧要,因为两地只相距十几里路,而且这“二陈”家是乡试儒人,在城里做事是可能的。值得质疑的是:沂水刘老师说碑上名字是“所建”、“所文”,明显的 “所”是辈分,“建”、“文”是名,符合道理;潍县那边说是“所见”、“所闻”,不大符合实际,因为一般不会以这类的词做为名字的,所以,我怀疑潍县那边要嘛没有这件事,要嘛文章作者未亲见只是听说的;再假设:“二陈”年轻时在沂水(是在其父墓碑上留下的名字),年老去了潍县,并死在了那里(墓碑是“二陈”之墓),不如沂水那边的证据有力,而且陈家诸坞村八成以上家户都姓陈是事实。总之,直接说“潍县陈氏兄弟”,似是站不住脚。

此乃只牵扯一篇文章的主人公故里问题,没多大考证意义,不比曹操墓、《红楼梦》及《水浒传》作者的考证、争论价值重要,笔者只不过是凑热闹讨趣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